导语:在炮火打响前,拉贝其实本来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外国商人,他加入了纳粹党,崇拜元首,可就是这样一个“本该”十恶不赦的纳粹党分子,却用那面万字旗救下了二十五万南京人的性命。一起来了解一下这位“东方辛德勒”的故事。

 

在残暴而冷酷的战争中,既有人丧尽天良让人感叹人性本恶,也有人在大难之中伸出援手展现人性的光辉。今天要讲述的,就是后者,一位在二战中拯救了25万南京人的德国商人——“东方辛德勒”约翰•拉贝(John Rabe)。

 

在炮火打响前,拉贝其实本来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外国商人——身材高大,身着蓝色西装,一脸大胡子。生于1882年的他,因为父亲早逝,早早就在商场打拼,做过学徒,去过非洲,26岁就来到了中国。1911年,他被中国西门子公司聘用,往返天津、北京等地经商,向政府销售电话通讯设备。他还把青梅竹马的女孩Dora也接到了中国,生了两个孩子,把家安在了这里。

图片来源:电影《约翰·拉贝》

1931年被派往南京分部做老板时,拉贝已经是个中国通了。他决定在南京办一所德国学校,方便德国雇员的孩子入学。为了得到学校的经费,他加入了民族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也就是纳粹党,从他之后的言行来看,他似乎确实深深信仰这个党的主张,也尊崇着元首,虽然他从未去过元首执政的德国。

1937年,卢沟桥事变,此时拉贝还淡定地觉得,事态并没那么严重,这种小冲突肯定很快就会解决的,虽然周围的外国人、富商都已经纷纷逃离,自己也收到了西门子公司让他避难的通知。等到战机飞到了南京上空,轰炸开始,他才开始问自己,到底该不该走,而最终,对中国这片土地的情谊、雇员对他的期望将他留在了这里。 

“昨天夜里,我自己对这情况从各个方面作了充分的考虑。我从比较安全的北戴河(之前他在此度假)回到这里来不是出于冒险的兴趣,而首先是为了保护我的财产,为了代表西门子洋行的利益。当然洋行不会期待(也决不会这么做)我为洋行而被打死在这里。我绝对不想为了任何东西(洋行的或是我自己的一些破东西)轻率地去拿我的生命冒险。但是,这里还有一个道德问题,我作为一个“正派的汉堡商人”至今还无法跳越过去。我们的中国佣人和职员连同他们的家属约有30人,他们都在看着“主人”。……在这种情况下,我可以而且应该逃走吗?我认为我不能这么做!谁要是两只手各抓住一个身子颤抖着的中国孩子,空袭时在防空洞里蹲上几个小时,他就会与我抱有同感。在我的潜意识里终究还有一个最后的、不是不重要的、但对我显得是理所当然的原因,使我坚持留在了这里。我是一名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的党员,是有职务的,甚至还当过短时间的地区小组副组长。在我对作为我客户的中国当局和各个部委进行商务拜访时,他们一再向我提出关于德国、关于我们的党和政府的问题,我总是这么回答说:
是的——
我们是劳动者的士兵,
我们是工人们的政府,
我们是工人们的朋友,
我们不会抛弃困境中的工人(穷人)。”

选自《拉贝日记》,江苏人民出版社

拉贝很快发现,自己作为日本同盟国德国的一份子,他的身份和他的党标都十分有用,在中国人、美国人都无力谈判的地方,自己只要介入喊一声“Heil Hitler”就可以解决。他在自己家拉起了一面巨大的万字旗,避免日本空军的轰炸。他的小洋房一度容纳了六百多个人。很多“聪明人”就挤在那面大旗下睡觉,因为在那个如今人人唾弃的纳粹标志的这当下,“绝对没有炸弹”。

图片来源:电影《约翰·拉贝》

 

之后,拉贝被选为南京国际安全区的主席,他和另外两个德国商人和九名美国传教士要在南京市圈出一块4平方公里的土地,建立一个中立的、保护平民的安全区,他们保证这里不会有中方的士兵进入,也要求日方的士兵不得进入。

图片来源:电影《约翰·拉贝》

 

为了促使日本人承认安全区,拉贝这时做出了一个在今天看来有些天真的举动——他给元首写了封信,请求元首出面干预,让日本人停止他们的滔天罪行。当然,Hitler从未回复他,而恰恰是这封信日后又成了导致他入狱的证据。

图片来源:电影《约翰·拉贝》

 

作为安全区的主席,拉贝遇到了无数多的难题。虽然禁止士兵进去,但出于绝望跑到安全区的逃兵怎么办?他想将他们作为战俘交给日本人,但转身他们就被强拖出去枪毙了……安全区内的人们的口粮又要从哪里来?拉贝和委员会的人们自己开车一趟趟运送干粮,却也来不及喂饱大量涌进来的无数难民——这不到4平方公里的安全区里,竟安置了25万人。好在日本人需要拉贝的电厂,这让他还有机会与他们周旋。

但日本士兵依旧以搜查中国士兵的名义,时不时冲入安全区打、砸、抢、烧,甚至翻入拉贝自家小洋楼的围墙。拉贝整日四处奔波,一听闻谁家有日本兵在作乱,就立刻赶去,用胳膊上的纳粹标志吓走一个又一个日本兵……

“在我的申诉下,和我讨论电厂事宜的日本军官给我开具了一张用日语书写的住宅安全证。我们开车回家,准备马上把安全证贴在门上。当我们回到小桃园的时候,一个士兵正打算闯进我的家,结果被这名日本军官赶走了。与此同时,我的一个中国邻居过来告诉我,4个日本兵闯进了他的家,其中的一个正企图污辱他的妻子。我和日本军官立即冲进邻居的房子,避免了惨剧的发生。日本军官左右开弓扇士兵的耳光,然后才允许他离去。我们正准备走的时候,韩走过来告诉我说,我不在的时候,一个闯进我家的日本士兵对他进行了抢劫。我实在是吃不消了,于是我走下车,让那个日本军官自己开车走了。发生了那么多的事件,我的身体和心情都难受极了。那个日本少佐本来不承认这一切,但是现在他向我表示歉意。并且他非常坦率地向我宣布,今天在亲眼目睹了这些事情后,他相信我们没有夸大其辞,表示将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立即结束目前的状况。”

选自《拉贝日记》,江苏人民出版社

1938年2月,拉贝在南京的“猖狂”迫使西门子总部将他召回德国,他也再没有被委以重任,只能作为翻译留在西门子。可回国后的拉贝也并没有消停,他四处宣讲日军在华的罪行,甚至又给Hitler打了封报告……可以想见,盖世太保很快就找上了门,将他关押、审问。好在西门子总裁出面调停,最终他们只是没收了他手中的影像资料,并要求他永远不要再提起在中国的经历。

可即便二战这一残酷的历史篇章终于翻了过去,拉贝却依旧没能得到他应得的荣誉。作为纳粹党的一份子,他先是被苏联又是被英国抓了去,被迫一次次地走上审判,一遍遍解释自己的所作所为:“为何加入纳粹?”“为何没有退党?”……1946年,64岁的他终于被“非纳粹化”。而因为他在西门子的退休金被削减,他与家人的生活十分穷困潦倒。1948年。南京国民政府听闻他的窘迫,很快募集资金,每月寄去钱财与粮食接济,直到1949年4月撤离南京。

1950年,拉贝突发中风逝世。但他对中国的贡献还未结束——1996年,拉贝的日记终于得以重见天日,因为详实记录了当时日军的行径,它成为了南京大屠杀一份重要的证据。

约翰·拉贝在南京的故居

 

德国柏林西部的一处墓园,约翰·拉贝墓碑前摆放着华人华侨敬献的鲜花和祭品。约翰·拉贝在日军屠刀下庇护了约25万中国人,因此他也被称为“东方辛德勒”。

 

拉贝的人生似乎就是一个巨大的矛盾。他本来明明只是个为公司利益考虑的普通德国商人,甚至可能比很多德国纳粹军官都更相信他们的元首,却最终成为了南京百姓口中的“活菩萨”……也许,他相信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日本飞机轰炸南京时,他选择了留下。

欢迎了解这段历史的小朋友在评论里分享更多细节~推荐学有余力的同学读读《拉贝日记》的原文哦~


本文由沪江德语编译整理,文章来自https://de.wikipedia.org/wiki/John_Rabe; https://curiosity.com/topics/john-rabe-was-the-nazi-who-saved-countless-chinese-lives-curiosity/; https://www.facinghistory.org/nanjing-atrocities/atrocities/question-morality-john-rabe; http://cul.qq.com/a/20150901/057066.htm,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有不妥,敬请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