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德国男人的出轨提供不在场证明…”

作者:沪江德语Sissi 原创 来源:沪江德语 2019-08-18 19:00

导语:德国曾以45%的高出轨率荣登世界第四!由于很多人需要掩盖出轨的行为,由此便诞生了德国第一家“不在场证明代理所”。那么,这家代理所是什么样的呢?

 

“我曾经的工作是个骗子。” 现年30岁的Gwendolin表示,她曾在一家“不在场证明代理所”工作了两年。她的主要工作就是帮助出轨的丈夫欺骗自己的妻子。由于妻子们常常想要和工作中的丈夫通话,而他们却可能正在情人的床上,这时候就需要Gwendolin这样的不在场证明代理人上场了。

 

“喂,您好!这里是Meyer的办公室。他正在进行一项日程,需要我帮您找他吗?”这些话往往会让妻子们放心,轻易地相信她的“谎言”。有的时候,她也会用一些虚假身份办理酒店入住,然后把相关信息发给代理所,再转发给丈夫以此向妻子交差,美其名曰“工作研讨会”。

 

这项工作最初吸引Gwendolin的并不是优渥的报酬(但实际上报酬确实很高),而是这种禁忌带来的刺激。可是,她现在却表示再也不能承担其中的压力,毕竟她不知道自己欺骗的会不会是身边的一些人,欺骗一些无辜的人也让她心生负担。

 

同是不在场证明代理人的Stefan Eiben表示:“撒谎是我的职业。”由此,我们可以看见德国逐渐兴起的一项工作。自1999年起,这位创始人开始运营他的不在场证明代理所,并成为在德国长期盛行的唯一一家。他已经为许多顾客完成了需要。他们会和提供虚假地址和电话公司及一些旅游商与代理人合作,以此实现提供假证明和收据的目的,甚至还能提供博士头衔。其中,明信片服务尤其受欢迎,代理人会从世界各地发来明信片,顾客完全不需要去那个地方就能证明自己的行程。

 

“撒谎并不会被禁止。”Stefan的代理所已经运营到第20年了,机智的他们只会接受私人服务或是有合法目的的活动,受众一般是20-50岁的人。如今,每年他们都会接到超过14000单生意,WhatsApp、Facebook等社交网站也保证了他们业务的继续扩大。但是Stefan明确表明,自己不会申请这项服务,还会劝阻身边的人。

 

除了Gwendolin所负责的为丈夫隐瞒出轨这种常规性服务,不在场证明代理所还提供其他服务。Gwendolin的同事就曾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一位足球运动员由于女性朋友太少,就向他们“购买”了一位假女友陪他参加活动。同样,代理所稳定的价格还让想要隐瞒失业的人达成要求。如果你想要给自己的Facebook增加好友,这家代理所也能够充分满足你的要求。

 

普通的不在场证明需要支付9欧元。如果是为了不让父母以为自己是个同性恋而找一个假女友回家就要249欧。双重生活则是每月289欧元的代价。不过,如果你需要名片,汽车标签,工作合同或者长期需要演员配合的话,每月的费用可能就要达到300欧元了。

 

对此,网友们议论纷纷:

所以我们才在这个世界裹足不前。亲爱的爱本先生,我希望您永远不会接到一个妇女的来访,由于你的帮助,她被丈夫欺骗了12年。我希望这永远也不会发生。

 

我认为来自假装度假地的明信片以及为了思想僵化的父母而找的女友是合法的。

 

道德-司法~至少还有38个其他的职业,这些职业在道德上是应受指责的,但在法律上是不被指责的。

 

德语君想说,出轨无论如何都是对另一方的不尊重!如果一个人是由于其他原因,例如事业不想让家人担心或是为了面子招募假女伴而寻求不在场证明,还可以理解;但如果是为了掩盖出轨,那么毫无疑问是不应该的!

 

【相关推荐】

传统捉奸+间谍软件,德国人真是捉奸届的一股清流……

德国美女遭遇出轨,然后把出轨做成了一门生意

 

参考来源:

https://www.stern.de/neon/herz/alibi-agentur---ich-habe-maennern-geholfen--ihre-frauen-zu-betruegen--8760610.html

https://www.tarifcheck.de/ratgeber/besondere-berufe-was-macht-ein-alibi-profi/

https://www.zeit.de/karriere/beruf/2014-12/alibi-agentur-professionelles-luegen

 

编译:@Sissi

声明:本文由沪江德语整理编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如有不妥,敬请指正。

您感兴趣的课程有优惠啦,快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