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之行,必然对我产生难以磨灭的影响。

 

勃兰登堡大门、菩提树下大街、柏林洪堡大学、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博物馆岛、柏林大教堂、柏林墙……多元文化交织下的柏林,让我对那句“Berlin is poor but sexy.” 有了更深的理解与更加直观的感受。

图源:图虫

 

总以为“车祸”二字离我们实在过于遥远,总以为这种事情从来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然而,这种小概率的事件还是被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遇见了。来德国念书之前,总是听说德国的高速公路不限速,而且即使不限速,车祸发生率却也很低。然而,5月19日下午五点二十五分,我在从柏林回学校所在城市、途径莱比锡时,所乘坐的Flixbus大巴侧翻在了A9高速公路上。当时因为我没有睡觉,清醒地经历了事故的全过程,明显地感受到了车体的倾斜和侧翻。事故原因据警方推测是司机打瞌睡,造成行驶方向大幅度偏离并撞到了路边坡引起车体侧翻。一人当场丧生, 十三人重伤,而我和同伴们以及同行的其他几十人则比较“幸运”,只是轻伤。

 

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表达我的心情。大巴侧翻那一瞬间,我逐渐感受到它失去控制,冲向高速公路的一边。那种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生命危险却无能为力、束手无措的感觉,真的不想再经历第二次。同车厢里有来自不同国家的乘客,危难来临之际,耳边充斥的是:“Scheisse!”“ Shit!”等各种惊慌失措的话语和被玻璃划伤脸颊的女生撕心裂肺的哭喊。我心中想到的只有:难道我就要这样离开这个世界了吗? 我的人生还有许多尚未经历、尚未完成的事......

 

图源:welt.de

 

车祸发生瞬间,我的手机、眼镜、耳机由于巨大的冲击力被甩了出去,后排的同伴凭借求生的本能,没有思考直接用救生锤敲破后窗玻璃,我们得以逃出。那时候整个人都处于茫然无措的状态,看着眼前的景象彻底被吓呆,心想自己从亚欧大陆的最东端飞到最西端,跨越八千多公里,难道就是来遭遇这种事的吗?还没有出来的小伙伴怎么办?他们会不会有什么事?自己为什么要出来玩?在学校图书馆呆着看书不好吗?内心一片茫然与自责......

 

出来后不久,大家撤离到高速公路的栏杆之外,六百度近视看整个世界都是一片模糊的我却意外地在大巴旁的一堆杂物中找到了手机。虽然屏幕破裂严重,但幸运的是基本的通话功能可以使用。我第一个电话拨给了同学校的学长,然后联系到系里老师,系里老师告诉我不要慌乱,第一时间联系中国驻德使馆,使馆工作人员接到电话后告诉我们要冷静,听从德国警察的安排与救援。事故发生不到十分钟,德国警方开展了迅速有效的救援,直升飞机、救护车、消防车倾巢出动,过路司机自发下车协助救援,主动给我们提供饮用水和坐垫,用坚定的眼神告诉我们一切都没问题(Alles ist ok)!

 

后来我偶然听说,在德国曾出台这样一项政策:遇到事故、险情或者其他紧急情况,有能力但拒绝施救者,可处一年以下监禁或者是罚款。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项政策的缘故,但无论怎样,过往行人对我们的帮助,确实为我们受伤的心灵带来些许温暖与慰藉,让我们在异国他乡不至于感到绝望。

 

我们所乘坐的是从柏林去往慕尼黑方向的双层大巴,乘客人数多达七十余人。对那些伤势最为严重乘客,消防人员直接使用直升机将他们送到了附近的大型医院,而后医生对我们的身体情况进行询问,按照伤情级别进行了分类,我因为只是有部分跌打损伤没有大碍,被分到了轻伤组,现场医生一再确认,告诉我如果感觉不舒服,及时告知他。

 

事故发生当晚,我和其他六人被送到了位于萨克森-安哈尔特州梅泽堡(Merseburg)的一家医院。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城市。

 

车祸虽是不幸,但车祸发生后的一切都让我倍感温暖。

 

在医院住院的那几天,医护人员的悉心照顾让我很快走出来车祸的阴影。主治医生在对我的身体进行了全面检查之后,用他漂亮而又坚定的声音告诉我没有大碍,不要紧张;X光检查时,护士姐姐怕我听不懂,分别用德语和英语和我一遍遍地解释我要注意的地方;送饭的护士阿姨考虑到我是中国人,主动问我要不要将营养餐中的咖啡换成茶;入院当天,主治医生的助手把我送到病房之后想到我没有吃晚饭,于是给我送来了披萨;出院的时候,遇到的护士和医生都知道我的姓名和病房号,并祝我早日康复……

 

和我住在同一病房的老爷爷,今年七十多岁,因为在自己的小花圃干活时,不小心从梯子上摔了下来,所以来到医院住院。入住病房当晚,已经将近夜里十二点,我表达了对自己深夜打扰的抱歉,他却对我说:“Kein Problem, alles ist ok.(没有问题,一切都好)”第二天上午,电视里面开始播放昨天车祸的新闻报道,我对老爷爷说,我就是这场车祸的经历者。老爷爷一脸惊愕而又带有同情地对我说:“Gottseidank, du hast nicht schwer verletzt.(你没有受很严重的伤真是万幸)”虽然他讲话口音很重,但是我在那住院的三天里,他总是尝试和我交流,悉心开导我。告诉我人生总是充满着意外与惊喜,我们永远也不能预知,这两者,哪一个会提前抵达。

 

出院回到学校,我所在专业的老师们,知道我们不幸遭遇了车祸,主动和我们联系,告诉我们不用担心落下的课,还帮我们联系心理医生。作为交换生,在德期间的负责人——高教中心的工作人员也给了我无微不至的照顾,让我感受到了家的温暖。医护人员的悉心照料、同病房热心老爷爷的积极开导、高教中心负责人的细心帮助、系里老师与同学们的贴心问候……所有的一切都让我对这个世界愈加热爱。

 

异国他乡,遭遇车祸虽是不幸,但所经历的这一切,却是我在以后几年或者几十年再回想起来、都会让心里涌上暖意的存在

 

这个夏天,这段经历,完整地镌刻在我的生命中。

 

Herzlichen Dank für alles.

 

作者:@Asher

声明:本文由沪江德语原创,未经作者允许,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