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的有钱人什么样?看上去,德国的城市都是小小的,楼房矮矮的,人人都是一身休闲装扮,很难想象能有什么超乎寻常的有钱人隐居其中。再加上德国社会总给人留下处事严谨、波澜不惊的印象,美剧英剧里那种豪车豪宅的场面似乎和德国城市的画风也不太搭调。

 

不过事实上,德国的富人阶层还是真的很有钱的,只不过哪怕他们富可通天,也并不张扬。德国之声Deutsche Welle专门制作了一档纪录片,跟拍了一位富有的房地产商人Christoph Grüner整整六个月,揭秘德国富豪的日常

 Christoph Grüner(左)|以下图片均来源于DW纪录片《Inequality: how wealth becomes power》

 

奢华公寓?名流派对?—— 一样不少

Christoph Grüner是德国房地产开发巨头CG地产集团的创始人。在柏林,CG地产拥有全市最高的一幢楼


 

富豪大叔Grüner最喜欢的一件事,就是噌噌噌跑上楼顶,微笑着看着城市中自己建起来的一片片住宅,成就感满满。他的CG集团霸气到什么程度呢?在大叔发家的莱比锡,有1/3的住宅都是Grüner所建!


 

此外,Grüner自己在柏林还有一套别墅,在科隆另有一间能看到科隆大教堂的顶层公寓。在纪录片拍摄的2017年,他的资产林林总总加起来,就已然有上百万欧元。

 

杜塞尔多夫的机场停着他的私人飞机,随时准备带他到处去出差。


 
 

“哪怕你把两千五百万从窗口扔出去,它们也会从大门回来。买车有收益,买房会涨价,买黄金也赚钱,靠消费是没办法减少财产的。”这才是真正有钱人的世界观……

 

不在公司上班时,Grüner会出席慈善派对和球赛现场。

 

在莱比锡足球场看球赛时,他花了2000欧买了个奢华包厢,提供生蚝自助的那种。

 

 

富豪的下一代自然也是条件优渥。Grüner孩子的寄宿制学校一个月的花费就要3000欧。这个价钱可以租将近10间学生公寓了。

 

Grüner虽然有钱,但他的家产却完全是自力更生,在他之上,更有一层阶级是他赚再多钱也无法进入的——天生的世袭贵族

 

这位友情出演的神秘Von Bechtolsheim先生就是其中之一。他的谱系可以一路追溯到1135年的贵族世家,祖上打中世纪开始就是数一数二的富豪。

 

他的炫富方式就更高级了。他带记者参观的不是他的房子,而是他的森林——对,他有整整一片300公顷的私家森林供他打猎用。

 

“没错,我就是喜欢拥有我觉得美好的东西。”(如果有这么多金德语君真是也想大喊这句话呢!)

 

而他的工作,就是在法兰克福美因河畔的一座他称为“家族办公室”的古董贵族房子里,和专业财产顾问一起思索如何用钱生更多的钱,为他自己与和他一样的家族打理资产。

 

他们研究各国的法律和资产,找到合适的税法和投资环境,整天坐在一起研究哪里更适合投资赚钱。正应了Grüner那句,有钱人的钱扔也扔不出去。

 

比普通人有钱,还比普通人更拼

Grüner有好几处房产,而就在他脚下,CG地产大楼的看门人想要有间带游泳池的别墅却永远不可能实现,这公平吗?摄制组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我和看门人怎么能比呢?我工作30年,总共请了3天假。椎间盘突出,我照常来上班;发烧发到40度,我照常来上班;老婆和我吵一宿,我还是来上班。那看门大爷呢,他已经请了多少天假了?”


Grüner并不是在瞎吹。每天6点,别人还在睡觉的时候,Grüner已经在私教的指导下锻炼了。

 

8点,他开始在去公司路上的汽车后座上工作——这也是他雇佣司机的理由,虽然自己喜欢开车,但明显在车里工作比握方向盘更能创造价值。

 

 

即使坐拥窗外是科隆大教堂夜景的奢华公寓,可在纪录片跟拍Grüner的这段时间里,他的眼睛永远死死盯着电脑,连头都没抬过……Grüner的私人秘书作证,看看老板发邮件的时间就知道,他一天能睡4个小时就不错了。
 

 

即使在球场、派对上,Grüner也是在拉拢关系谈生意。简单来说,这位富豪一天20个小时都在工作。因此,和家人相处的时间也被大幅压缩。Grüner和秘书天天见,妻子孩子则只能一周见一次。“上一般学校的孩子还是需要家长投入时间教的。我就直接和孩子们说,我周一到周五是没空陪你们的,所以去上寄宿制学校可能更好。”

 

德国梦成真?

只看Grüner的日常,似乎会让人觉得,在德国只要努力工作,走上巅峰指日可待。可事实上,连Grüner自己也知道,他是富人中的异类;事实上,很多人和他一样努力,却越来越难以实现阶级的跨越。

 

一面是CG地产建了越来越多的房子,一面是日益愤怒的人群。许多人因为根本买不起Grüner建的房子,甚至集会抗议Grüner的开发计划。这位富豪走到这块区域时,甚至需要出动警力保护。


当普通人因为付不起上涨的租金而不得不搬家时,有钱人却像抢大白菜一样,买了一幢又一幢楼。在德国,50%的房子被掌握在5%的人手里,这一小部分人的资产永远在上涨,而买不起房子的人只能投入更大的成本继续租房。

 

比如西门子的员工Klaus,他工作九年,和妻子都算是工作不错的中产阶级,可他们依旧没有钱给自己和两个孩子买一间Grüner建的四居室。带着一家老小四处看房已经成了他们周末的保留节目。“他们说目标人群就是我们这样的小家庭,听上去很诱人,可仔细算算价钱,我们真的买不起。”

 

更多的人连从小努力的机会都没有。在德国的中小学里,学生群体随着社区的阶级固化也开始形成小团体。移民社区的孩子只去有二代移民的学校,有钱上私立学校的孩子的同学也都是有钱人,在截然不同的环境中,学生受教育的程度自然越差越远。

 

在一个实验中,当两个学校的孩子被要求按照自己的母语是否是德语分开列队,同校的孩子几乎还是站在一起。

 

 

这种阶级的世袭并不是一朝一夕,在1912年的百万富翁名录中,有不少姓氏在今天也依旧闪耀。


片中,Grüner看似在为解决贫富差距问题努力尽一份力——他建设高品质的小户型,给贫穷或残疾的孩子资助家教和运动场地,可普通民众却并不买账。在德国,富人与穷人的距离如此遥远,两个极端上的人群恐怕已经无法理解对方的心意……

 

贫富差距本是一个正常现象,在哪个国家都有,国内也是一样。正是因为有了贫富的差别,才会让人有努力向上拼搏的动力。但如果阶级之间丧失了流动的可能,这对一个社会来说便是危险的信号。希望在未来,无论是身处哪里,每个人都可以拥有改变自身命运的可能性。

 

关注沪江德语微信公众号,主页回复关键词“德国富豪”,获取本纪录片观看方式!

 

编译:喵

本文由沪江德语编译整理,文章及视频截图来自youtube.com,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有不妥,敬请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