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虽说历史已经离我们很遥远,但是历史课又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曾经的荣耀永远引以为傲,那错误呢?究竟是正视还是逃避?作为曾经战争发起国之一的德国是怎样上历史课的呢?让我们深入了解一下吧~

 

承认还是狡辩?德国学生怎么学历史

从今年的六月份起,香港事件愈演愈烈,关于“香港学生历史书问题”的话题也是引起热议。在一些媒体的报道中我们可以了解到,他们历史教材,即通识教材,其内容充斥着大量抹黑内地的言论,有些内容还间接引导学生从小就认为自己不是中国人,仅仅是“香港人”而已,甚至有些不良思想的教师还会在神圣的三尺讲台上对学生宣扬“港独”的肮脏思想。神圣的三尺讲台已不再神圣。如今参与“香港事件”的主要群体几乎都是在香港回归前后出生,这群年轻人对于历史的主要认知来源也只有这些教材,所以不难想象到今天这个局面是怎样造成的。新闻联播也曾对此事点名批评——通识教育,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和香港的历史教材有着相似问题的,还有日本的历史教材,这个相信大家早就有所耳闻吧。他们用虚假的历史,将曾经无恶不作、四处侵略的自己打造成一个热爱和平的国家。书上配着的日本士兵对着中国民众微笑的图片,着实让人不寒而栗。战败后拒不道歉,而今又改写历史书,这又是怎样的不知廉耻。


但是,同样身为战败国的德国,在二战后进行了深刻的反思,现在在他们国家,所有否定德国在战争中作恶的想法都是被主流群体唾弃的,这正是因为在他们的教材中、在老师的教授内容中,甚至在大众对战争的认知中,都在引导孩子去正视历史,正视曾经犯下的错误。


这让人不禁好奇,德国学生是怎样上历史课的呢?据了解,他们的历史课是开放式的,并不把教材作为整个科目的重点。“纳粹统治”现今被德国教育部作为重点教育。如果他们下节课要讲解到这一部分,教师会提前让学生自己去查找有关于这段历史的第一手资料,譬如当时的报纸,当时的纪录片,或者某个重要人物的演讲原文等等。尽量让学生自己从第一手资料中领悟,形成自己独立的判断。这样的历史教育才是真实的教育,没有半点掺假。有时一堂课也是在辩论与作报告中度过的,在这两个过程中,同样锻炼了学生的自主学习和独立判断的能力。教科书仅仅只是一个辅助,有时甚至没有它的一点位置。


在德国,答案不一定都可以在书中找到,特别是历史。在德国的历史考试中只有一个主观论述题,简而言之就是写一篇论述文,就像我们语文试卷的作文一样,没有标准答案。表达自己对于某一历史事件的理解与判断,或褒或贬,没有限制。合理即正确,深刻即优秀。


德国的历史课不仅仅只存在于课堂之上,他们还会有许多实地教育。例如布痕瓦尔德集中营遗址纪念馆已经成为了一个历史教育的主要基地。在那里,学生们可以直接接触真实反映当时历史的第一手资料,还有机会和参加集中营纪念仪式的幸存者当面对话,听他们讲述曾经所遭受的一切,深刻认识到德国所犯下的错误,正视历史。


德国总理施罗德曾在这个布痕瓦尔德集中营纪念仪式上说:“过去的历史我们已经无法挽回,但是我们能够从那段历史中、从我们国家刻骨铭心的那段羞辱中汲取教训。德国决不向试图忘记或不承认那段历史的任何打算妥协。”1970年,德国总理勃兰特还曾双膝跪倒在波兰的华沙犹太人死者纪念碑前深刻忏悔,世称——华沙之跪。今年9月1日是二战爆发的80周年纪念日,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也出席了纪念仪式并鞠躬道歉。


国家领导人的态度也代表了德国整个国家的态度,承认错误,正视历史,总会得到尊重!

 

素材来源:https://rp-online.de/politik/deutschland/80-jahrestag-des-ueberfalls-frank-walter-steinmeier-bittet-polen-um-vergebung_aid-45502335

 

编译:@Daisy

本文章系沪江德语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如有不妥之处,欢迎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