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当地时间10月10日下午,瑞典文学院将2018年和2019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分别授予给波兰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Olga Tokarczuk)和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在德语国家的人们纷纷庆祝汉德克获诺奖的同时,其他西方国家民众却表示强烈反对……

 

今年注定是让德语文学界自豪感爆棚的一年。在2009年赫塔·穆勒(Herta Müller)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的第10年,这一桂冠再次由德语作家荣膺。

 

彼得·汉德克,现年77岁,是当代德语文学最重要的作家之一,也是最受争议的作家之一。自1966年《骂观众》(Publikumsbeschimpfung)出版以来,这位奥地利作家就开始受到大众的关注。汉德克于1967年创作的《卡斯帕》(Kaspar)是一部地位极高的德语剧作,其地位堪比《等待戈多》,也是被排演最多的德语戏剧之一。汉德克在获诺奖之前还捧得了诸多重量级奖项:1973年获毕希纳奖;2009年获卡夫卡文学奖;2014年获国际易卜生奖……值得一提的是,汉德克还是著名电影《柏林苍穹下》(Der Himmel über Berlin)的编剧。而这次,汉德克则因“在其颇具影响力的著作中,用语言的独创性探索了人类体验的外延和特质”获得了2019年的诺贝尔文学奖。

 

作为一个极具个性的作家,汉德克可谓是饱受争议。他在上世纪90年代曾针对南斯拉夫解体发表檄文《梦想家告别第九国》(Abschied des Träumers vom neunten Land),这篇论战文章将汉德克推上了风口浪尖,遭到了西方各国媒体的口诛笔伐。西方媒体认为,汉德克否认了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甚至还为米洛舍维奇政府辩护,这种错误的政治态度应该受到强烈谴责。而汉德克则回击西方媒体,称他们只对南斯拉夫进行了片面报道,而自己只是在坚守写作人的良知而已。

 

但显然,直到今天西方人仍不买账。2014年,汉德克获得戏剧界最高奖——国际易卜生奖时,评委会的一些成员因为不满而辞职。而如今汉德克获诺奖,也引来了无数反对意见:

“委员会将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颁给这个否认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的米洛舍维奇拥护者,只是为了摆脱他们去年的丑闻吧……”

 

“诺贝尔和平奖的委员会知道这件事吗?”

 

而美国笔会(Pen America)甚至还专门发表头条文章抵制汉德克获奖:

《声明:对彼得·汉德克获诺奖深表失望》

今年诺奖颁给了汉德克,这个作家利用自己的公众影响力来否认历史事实,而且还拥护发起种族灭绝的领导人。我们对此深感震惊。

 

在汉德克受到群起而攻之的时候,德语国家的网友自然也不乐意了,他们对这些批评者进行了回击:

 

“因为汉德克的政治立场而反对他获诺奖?真可笑!他获的是文学奖!不是和平奖!”

 

“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判标准是文学,而不是这个作家的政治言论。”

 

可以用一位网友的话来总结这场论战:

“我们还是没搞清楚,当一个不那么优秀的人做出了优秀的作品时,我们应该怎么办……”

 

而在德语国家,大家都沉浸在喜气洋洋的氛围中。奥地利总统、教育艺术文化部部长等政要纷纷发布推文庆祝,《明镜周刊》、《图片报》、“德国之声”等德国媒体也发表文章祝贺汉德克获奖。

 

有趣的是,在此之前,汉德克和诺贝尔文学奖并不是毫无瓜葛,因为他曾多次公开表示诺奖该被取消!在2006年的一次采访中他说道:“年轻的时候我还是想拿诺奖的,但我发表关于南斯拉夫的观点后,现在肯定没机会拿了。但诺奖本身就是个错误!”在2016年鲍勃·迪伦获诺贝尔文学奖时,他更是愤怒道:“委员会太傻了!为啥要把奖颁给鲍勃·迪伦!真是大错特错!诺奖就该被取消!”

 

3年后的今天,汉德克在得知自己获了诺奖后显然感到无比震惊:„Ist das wahr?“ (真的假的啊?) 这位顽皮的老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只想赶快去喝杯啤酒。

 

小结:

去年瑞典文学院由于爆出性丑闻而取消颁发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所以今年才会出现“诺奖双黄蛋”的情形。而将2019年,诺奖颁给汉德克这个颇具争议性的人物,瑞典文学院又遭到了舆论抨击:“为了让群众忘掉性丑闻而将战火转移到汉德克身上”。诺贝尔文学奖究竟该专注于作家的文学作品,还是应该将其政治态度、人品性格、生活作风都考虑在内?对这一点的看法或许还是因人而异。

 

素材来源:

https://www.tagesspiegel.de/kultur/literatur/zwei-auszeichnungen-nach-skandal-literatur-nobelpreise-gehen-an-peter-handke-und-olga-tokarczuk/25102728.html

https://kurier.at/kultur/zwei-literaturnobelpreise-nach-skandal-in-schwedischer-akademie/400643102

 

【相关推荐】

德媒:人类首张黑洞照片,是否该拿诺贝尔奖?

他是最懂女人的德语作家,也是弗洛伊德、高尔基的好基友

 

编译:@盆盆草

声明:本文系沪江德语原创编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如有不妥之处,欢迎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