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新冠病毒肺炎事件的持续发酵牵动着全国上下每个人的心。而事件的发源地湖北武汉的人们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位于事件发生地的人们以最直观的视角记录着这场莫大的考验和煎熬。德语君特别选取了两位疫情爆发期身处武汉的德国人的故事,从他们的视角,来回顾整次事件的爆发经过。

在中国实习的德国医学生:我本想在合肥-重庆的火车上度过生日

Carten S (化名)是来自德国的一名医学专业学生,自2019年秋来到中国。今年一月份他在武汉的一家医院刚完成了为期两周的实习。

 

“不久前是我的31岁生日,本来我打算当天坐合肥-重庆的火车,但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我现在在合肥住的地方,只允许在紧急情况下出去购买些生活必需品。直到1月23日前我都是以德国交换生的身份在武汉的一家医院实习,那时候正是新型冠状病毒(Coronavirus)爆发的时候,当时我所工作的医院,已经有接收新冠肺炎病人。其实在刚出现相关病例的第一周,武汉还算平静,医院只是告诉我们要时刻带好口罩和医生帽,并且要勤洗手,这种病毒的传播途径是飞沫和接触传播(Tröpfchen- oder Schmierinfektion),也就是说,当你握了别人的手,然后再摸了下自己的鼻子,病菌就可能进入呼吸道,然后你就会受到感染。不过,这个时候医院的工作仍一切正常。

 

1月20日,这种新型肺炎被证实可以通过人传人的方式传播,事情开始有了变化。隔天,我所在的大学给我打电话,建议我赶快飞回德国,但我拒绝了,因为我还想继续留在中国学习,另外也是因为我早就做好了生日当天的计划。可是没过多久学校和医院这边的态度突然来了个转变,通知我们没有紧急原因不要随意离开武汉。但当时武汉还没有进行封锁,于是我就跟我的老板解释,我在武汉的工作已经完成,接下来要去往合肥。在1月23日我已经打包好行李准备离开武汉时,合肥那边的大学给我打来了电话,他们请求我留在武汉。但我没有任何症状,我认为我被感染的可能性极低,所以我还是决心要去合肥。但就在我出发前的四小时,武汉传来封城的消息,所有的公共交通停用。我当时就没去火车站了,直接坐了一辆出租车到临近的城市,司机载着我避开了各种主要交通干道和有交通管制的地区。可以说我能离开武汉已经算幸运了。

 

但合肥这边的大学对我的到来明显不是很欢迎,校方警告我,如果因为我造成了对别人的感染,将会受到纪律处分,最严重情况就是我会被遣送回德国。当我终于住进了我在合肥的房间后,马上就来了一些民警,不过他们非常友好,询问我是否发烧,是否觉得乏力没有精神,有没有觉得喉咙不舒服等等。我用中文和他们解释道,我觉得自己很健康。他们也告诉我,我有个人自由,但还是要尽可能地在家隔离14天,隔离期结束后没有相关症状才不会有传染的可能。当然,在这个期间我也应该尽量不要接待客人的来访。

 

我得一直待到2月6号,每天我就和其他待在家的中国人一样,看看各种新闻,刷刷微信消息。不过我已经被合肥的大学生微信群踢出来了,因为我在群里开了下玩笑,我说我可能感染上了肺炎......现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几乎全是关于疫情的消息。每天早上我醒来,就有当地管理处的人给我打电话,问我的体温,问我有没有觉得不舒服。偶尔我出去买东西,街道上都空无一人,大家戴着口罩。合肥的小学和大学全部关闭了,大学更是规定,不允许学生在教室内闲逛。我现在就每天在自己的房子里待着,虽然我觉得我很健康,但也只能这样慢慢等待。”

 

歌德语言中心的德语老师:我想带着中国妻子和儿子回德国,但还要等待通知

Sebastian Scholze (34岁)于2013年从柏林搬来武汉。在这里,他和他的中国妻子还有俩人五岁的儿子生活在一起。他在华中科技大学里的歌德语言中心工作。他们家希望,能早点离开武汉飞往德国。

 

“直到1月21日前,武汉都是比较平静的,在此之前,中国相关部门表示该病毒通过人传人进行传播的可能性极低。可是之后,他们又突然否认了之前的说法,表示病毒能够通过人传人感染。这时候是我们语言中心倒数第二次课,马上临近春节放假了。我们的学员都非常紧张,于是我们结束课程关闭了语言中心。

 

至此,武汉的局势开始发生变化。大家都非常紧张,涌入药房购买口罩,或者是在超市里囤货,以备之后的需求。不久后,武汉封城,没有任何人可以离开武汉了。另外,网络上的局面也开始发生转变。武汉有近1000万人口,每个人至少都有一个社交账号,有很多人在社交媒体上散布谣言。(In den Netzwerken verbreiten Leute dann viel Hörensagen.)我自己每天也会关注最新的疫情消息,但很多消息或夸大或虚假,让人无法辨别真伪。我最初非常恐慌,因为长期受到各类媒体新闻的刺激。好在我的妻子反而表现得很冷静,她认为我们不应该把自己弄的过分紧张,要试着让生活正常进行。现在针对相关谣言也有开始进行整治了。

 

生活的基本供应还是能得到保障的:超市和药店都正常营业,水电也如往常,网络运行也正常。一般我们家要购物的话,为了降低感染风险,只会派一个人出门,而且尽量选人流少的时候去,像商店临近关门的时候。街上的行人都戴着口罩,但并不像在某些媒体所看到的全副武装。(Die Leute tragen hier zwar Masken, aber sind nicht total vermummt, wie man das in manchen Medienberichten sieht.)购物回家后,我们会马上把所有衣物进行清洗和消毒。因为还没有封锁各街道,我至少还可以开车在小区周边活动,但出城是不可能的了,相关部门在各处设置了监测站点,严防外出。

 

根据政府部门的检疫要求,大家现在都尽量呆在家中。过去的这些天我就和所有其他武汉人一样,在家和我的妻儿待在一起。中国当局还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些关于如何安排在家时间的建议,尤其是关于如何与自己孩子相处的办法等。这些对于平时大量时间花费在电子设备上的中国人来说,确是一些不错的建议。

 

对于封城的决定,大部分武汉人都表示理解,他们也不希望把病情传播到其他地方。但是一部分武汉的外国人对此意见不同,他们自然是想尽可能快地离开武汉。我们也是正在等待相关部门的消息,是否能在这一周飞回德国。现在的问题是:我的妻子和儿子是中国国籍,所以无法确定,是不是也能被允许飞离武汉。德国当局在这一问题上则是很明确的立场:家庭核心成员可以随行,无论有没有德国国籍都不重要。(Die deutschen Behörden haben da eine klare Einstellung: Die Kernfamilie darf mit, mit oder ohne deutsche Staatsbürgerschaft.)那在这一问题上,中国相关部门是否也持一致意见,就需要等待之后的通知了。”

 

从以上两名德国人的视角,我们或能看到一些武汉在疫情前后的状态。但文中当事人的一些个人行为,比如封城前擅自偷偷离开武汉,拿感染疫情一事开玩笑等,德语君并不认同或提倡。无论是德国人在中国,或是中国人在德国,都有需要尊重的当地文化,需要遵守的法规法纪。德语君借此文也为还在受疫情折磨的武汉人民加油,为在这场战役中奋战的各行各业的人们加油!热干面,挺住!

 

编译:@雨齐 
声明:本文系沪江德语原创编译,素材来自zeit.de,图片来自图虫。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如有不妥,欢迎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