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设计师里多 · 布瑟于1977年创立“金鼻子剽窃奖”,此后,每年德国反剽窃协会都会颁布这个奖项,以曝光那些仿冒产品和仿制企业。但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全球互联网界的“剽窃冠军”——火箭网络(Rocket Internet)竟也来自德国

 

火箭网络的创始人Samwer三兄弟1998年在旧金山学习时看准了当时硅谷新秀eBay,立刻于1999年3月搭建了Alando——德国版eBay,并在上线后短短100天内以4300万美元的价格回卖给原创者eBay,赚取了第一桶金。尝到甜头后,他们又用相同的方式在2000年创建了Jamba!供用户下载手机游戏和铃声,并于2004年以2.73亿美元卖给了Verisign。2007年,“火箭网络”正式在柏林宣告成立。创始人对自己的“初心”也毫不隐瞒,他们认为自己是建造者,而不是创新者,并一度以“成为美国和中国以外最大的互联网平台”为使命。2008年,他们又借鉴了美国在线鞋类零售商Zappos,创立了主营欧洲市场的Zalando;2009年年底以美国团购网站Groupon为模板,炮制了欧洲版CityDeal,于2010年5月以1-3亿美元的价格回卖给了Groupon。2012年,火箭网终于对Amazon下手,创立Lazada、Linio、Jumia,分别主攻东南亚、拉美和非洲市场。令人震惊的是,这样一个以“剽窃硅谷成功创意、抢占市场、高价卖出”发家的企业于2014年在法兰克福交易所成功上市,目前市值为26.3亿欧元(约人民币202亿元),最高曾到达80亿欧元,硅谷大佬们怕是要被气得吐血了……

(从左至右依次为:Marc, Oliver, Alexander)

图源:medium.com

 

Samwer三兄弟中,排行第二的Oliver Samwer是火箭网的中坚力量,于1972年在科隆出生。他们的父母都是律师,父亲Sigmar-Jürgen Samwer在当地小有名气,他的客户包括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海因里希 · 波尔(Heinrich Böll)和后来的德国总统卡尔 · 卡斯滕斯(Karl Carstens)。从小对严谨求实以及高效率的耳濡目染塑造了三兄弟骨子里的“快狠准”。他们的创业精神则从曾祖父Karl Samwer处得以继承,后者于1924年建立了Gother保险公司,并获得当地哥达市“荣誉市民”称号。Oliver自知其心直口快容易伤人,因此面对媒体,他总是沉默寡言。工作中,他快人快语的风格结果导向的思维在2011年给员工发送的一封邮件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图源:techcrunch.com
“我给了你们拼搏所需的全部钱和信任,但你们却达不到与之匹配的成功。如果我发现你们在浪费我的钱、没有像德国人一样注重细节、不够迅速、不够进取、不充分利用数据、不正确分析物流、上传库存过快、购买错误库存,那我会很生气,就像现在在俄罗斯发生的那样,负责人被撤职、我损失了大量资金、创建者损失50%股权、6个月无薪工作。我们在同一条船上,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使命负责。”

 

“剽窃”固然可耻,火箭网络的第一桶金Alando就堪称像素级“抄袭”了eBay(可见下图对比),从Logo外观到网站设计都十分相似。但火箭网络没有因此受到侵权诉讼,原因在于,它“剽窃”更多的是商业模式,被抄袭的公司往往选择“忍气吞声”购买“山寨版”的自己,把火箭网络当作扩大市场份额的“外包商”。对于这种行为,各方褒贬不一。柏林的初创企业投资者Christophe F. Maire在《纽约时报》采访中表示,“火箭网络破坏了整个风投行业的生态,也导致更多企业盲目全球化”。被抄袭的Airbnb表示不买账,他们宁愿放弃收购火箭网络山寨的Widmu,自己开发国际市场。另外,这种行为不利于真正的创新对勤勤恳恳的创业者来说也不公平,连续创业家Jason Calacanis曾发推特:“Samwer兄弟真是卑鄙的小偷,他们晚上睡得着觉么?”越来越多大型企业加快国际化进程,同时火箭网络自身的商业模式也被模仿,欧洲风投企业DFJ Espirit首席执行官Simon Cook就此表示,“仅仅复制美国人的优秀企业不再能大获成功了”。不过,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Exequiel Hernandez却认为,火箭网络的商业模式可圈可点,毕竟本地化运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即使是美国和加拿大,市场环境在文化、法律、地理、经济、制度等方面也不尽相同。

图源:thehustle.co

 

企业文化方面,火箭网络被认为和华为的“狼性文化”遥相呼应,注重执行力、效率和进取心;给员工充足的预算和报酬,同时以结果为导向;管理模式自上而下,保证了效率但缺乏自由度。显然,这样的企业氛围和以”剽窃“为核心的商业模式能否持久,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观点。在德国《世界报》(die Welt)的采访中,前员工Anna Alex坦言,美国人对火箭网络一直持怀疑态度,求职者也会被打上“缺乏创新意识”的烙印,每当此时,她只能表示,相比创意,火箭网络更加看重执行力。提到负面影响的还有Christian Lubasch,他表示,火箭网络在当时太特别了,让人觉得外面的世界也一片光明,但事实上,其他企业的项目预算非常有限。尽管如此,以孵化初创公司为主的火箭网络,在创业圈为员工搭建了良好的人脉,这些人脉仍是他们职业生涯中宝贵的财富。

图源:图虫

 

近两年,在帮助非洲版亚马逊Jumia、欧洲外卖平台Delivery Hero、食材送上门平台Hello Fish、线上家居商店Home24上市后,火箭网络旗下分公司Flash Ventures又投资了6家新初创公司,大多位于东南亚。与此同时,公司对原来的商业模式进行重新规划,从原来的“孵化者”转变为“风投者”,关注互联网金融、医疗、地产、保险等领域,身份从“股东”侧重为“债权人”,资金流向初创企业、中小企业和科技地产。例如,今年3月,专注于初创企业孵化的Alexander Kudlich离开了董事会,目前只剩下创始人Oliver Samwer和有摩根士丹利工作经验的Soheil Mirpour。4月,火箭网络不再看好非洲电子商务市场,抛售自上市就持续亏损的Jumia。然而,正如公司负责人所言,这样的转型也不无风险。虽然去年未出现信用违约,但在疫情肆虐的2020年,初创企业和中小企业能否坚持下来,情况并不明朗。新冠疫情下,火箭网络被曝要赶走旗下柏林地产Urbanstraße 67的2名租客,对于在此居住和工作了17年的平面设计师Michael B.而言,这简直是突如其来的噩耗。在德国《每日镜报》(Tagesspiegel)的质询和居民的抗议下,火箭网络才撤回了该解约通知。

 

其实,曾扬言要和美国、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并驾齐驱的火箭网络,和中国也有一段“缘分”——以Airbnb为模板的在线客房预定平台“爱日租”。不过这段缘分“情浅缘也浅”,2011年入场,不到两年就宣布正式离场。

 

关于火箭网络早期“剽窃”模式的利弊众说纷纭,但如若缺乏核心技术,终究不是长久发展之计。后疫情时代,转型后的火箭网络能走多远,我们拭目以待。

 

素材来源:
https://t3n.de/news/samwer-klon-schmiede-verliert-massiv-fuhrungspersonal-352616/

https://techcrunch.com/2011/12/22/in-confidential-email-samwer-describes-online-furniture-strategy-as-a-blitzkrieg/

https://www.eu-startups.com/2014/08/25-things-you-should-know-about-oliver-samwer-ceo-rocket-internet/

https://thelowdown.momentum.asia/huawei-rocket-internet-great-similarities/

https://www.welt.de/wirtschaft/gruenderszene/article207227017/Rocket-Internet-Das-sagen-Ex-Mitarbeiter-ueber-die-Anfaenge.html

https://www.deutsche-startups.de/2020/04/20/rocket-internet-flash-ventures/

https://www.finanzen.net/nachricht/aktien/neues-geschaeftsmodell-fokus-auf-venture-capital-rocket-internet-etabliert-sich-als-startup-bank-8749326

https://www.onvista.de/news/rocket-internet-steigt-bei-afrikanischer-online-plattform-jumia-aus-344070815

https://www.nytimes.com/2014/02/28/technology/copycat-business-model-generates-genuine-global-success-for-start-up-incubator.html

https://www.wired.co.uk/article/inside-the-clone-factory

https://knowledge.wharton.upenn.edu/article/can-cloning-businesses-work-ask-rocket-internet/

https://www.tagesspiegel.de/berlin/kreuzberger-mieter-sollten-trotz-coronakrise-raus-rocket-internet-zieht-kuendigungen-zurueck/25668534.html

 

作者:@铃儿响叮当

声明:本文系沪江德语原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如有不妥,欢迎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