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Me Too#运动虽然已渐渐平淡下来,但受到启发的女性并没有停下维权的脚步。最近,又有一位德国女记者惊天爆料,她曾在两年前工作时被性骚扰。她状告的对象在各方面来说都有些不一般:被指控者是法国在世最长寿的前总统吉斯卡尔•德斯坦,而且根据这位记者的说法,这个老头伸出咸猪手时,已经92岁了……

图/sueddeutsche.de 事件的两位主人公今年分别为37岁和94岁,相差57岁。

 

时间倒回2018年12月。时值备受爱戴的德国前总理赫尔穆特•施密特100周年诞辰,WDR电视台的记者Ann-Kathrin Stracke接到任务,要去采访施密特的昔日法国好友吉斯卡尔•德斯坦。

这两位领导人联合制定了建立欧洲货币体系计划,为之后的欧元奠定了基础,而且两人私交甚好,能够得到采访德斯坦的机会来做专题报道,本来应该是个很好的机会。当时35岁的Stracke和一位摄影师、一位录音助理一起去了巴黎。

图/spiegel.de 右边是德国前总理Helmut Schmidt,左边是法国前总统Valéry Giscard d'Estaing。

 

虽然已是92岁的老人,德斯坦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接受采访时却依旧是谈笑风生,给记者生动、详尽地讲述了他的回忆。

“采访进行得特别特别好。”(Es war ein sehr, sehr gutes Interview),Stracke回忆道,“他记得很多小细节。”(Er konnte sich an viele Details erinnern)

可采访结束后,事情就变味儿了。前总统和采访团队拍合照的时候,“德斯坦先生的手就滑上了我的腰,然后开始往左边屁股挪,然后他手就放在那儿了。”(Während des Fotos ist die Hand von Monsieur Giscard d’Estaing auf meine Taille gewandert. Dann Richtung linke Gesäßhälfte. Und dort verharrt.)
“我试着把他的手推开,但没成功。” (Ich habe versucht, die Hand wegzudrücken. Es ist mir nicht gelungen.)

Stracke说当时很讶异,92岁的老人居然力气这么大……

事情到这儿还没完——照片第一次没拍好,还得再拍一次……然后在第二次拍照时,这位前总统又摸了她的屁股

照片总算拍完了后,前总统继续邀请记者看他的照片墙。Stracke努力和他保持距离,却被书柜挡住了去路。而前总统瞅准机会跟牢她,又摸了她的屁股,还赖着不松手!记者继续尝试推开他的手,但就是推不走

就在这个时候,一盏灯突然倒到地上,Stracke才得以赶紧跑开去把灯扶起来。临别时,前总统还用德语对她说:“做个好梦~(Träumen Sie süß)”(德语君忍不住了,口区!)

一人之言可能不足信。WDR电视台在得知这件事后,立刻找了独立的事务所进行调查记录。律师给摄像小哥哥也录了“口供”。而录音师据Stracke说一开始也是要作证的,但后来就不愿意站出来了。

摄像师说,德斯坦先是试探性地去抓了一下同事的裙子,没能得逞;然后他试了很多次把Stracke拉得更近,又被反抗了;最后他声东击西,展示照片,成功靠近Stracke,把手放到了她的背上,然后慢慢摸到屁股,还重复了很多次。摄像小哥哥感觉到Stracke很不舒服,就故意把灯碰倒,好让她能有机会离前总统远一点。

2019年4月事务所得出了结论,基本相信Stracke和摄像师的陈述。

2019年6月电视台通过巴黎的律师事务所给德斯坦的办公室寄去了抗议信,表示“无法容忍员工遭遇这样的情况”。德斯坦是什么反应呢?在一个月之后,他的办公室缓缓回了一句:已知悉……

图源:图虫

 

受了前一阵子Me Too运动的启发,Stracke纠结再三,终于在今年三月一纸诉讼把咸猪手告到了检察院。没想到的是,不知道对方是不是专注于疫情,现在过了两个月了,德斯坦办公室才缓缓回了WDR一句:不知道被告了,没有回应……

这种态度,是欺负记者不敢公开还是觉得记者没这个渠道? Stracke这才在时隔将近一年半后,选择把整件事情曝光于天下。

而在《南德报》去询问德斯坦方面时,还得到了这样一个神奇的答复——德斯坦办公室主任表示,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呢,那德斯坦本人真的很抱歉;但很可惜,不管是这件事情还是那次采访,他都已经不记得了。主任特意指出,老爷子毕竟已经年纪大了呀。(德语君:咦,采访时不还记忆力超群吗?)

最后,《南德报》也问了Stracke一个所有类似案件中人们总是忍不住要问的问题:你在当时想没想过要说点什么呢?

“我当时都懵了,不知道该说什么。…采访那么顺利,我根本没想过这种事情有发生的可能。”(Ich war zu perplex, um die richtigen Worte zu finden. (...) Das Gespräch lief sehr gut. Ich habe es überhaupt nicht für möglich gehalten, dass so etwas passieren könnte.)

 

而德国网友对此事的评论也是两极分化,各说各理

如果这事儿是真的,那Stracke应该当时就一个耳光打上去,老先生也会理解的。

那要是哪天你的钱包被偷了,警察肯定也会给你说:“你应该当时就偷走小偷的帽子呀,那才算是给他个教训呢!”
你认真的吗?

呵呵您说得对。什么也不要给小偷说,等过个两年再大张旗鼓地公开嚷嚷。

你觉得打一个92岁的老人可以接受???
她本来可以斥责他,也可以离开房间。可她没这么做,而是在2年以后大吵大闹找媒体。
秀!

就应该这样,谢谢。原谅男人是不会带来改变的。他既然年纪这么大,就不该把自己搞上头条。

我都没看到证据,只看到一段对好几年前可能发生过的事情的陈述。你们知道什么是无罪推定吗?

所以大家的焦点都是,为什么女记者没有当时当地就做出反抗,没有决绝地阻止他的行为。
《南德报》已经问过她了,里面说了她当时懵了,采访又很顺利。她惊慌失措是可以理解的;但她和她的同事是本应该鼓起勇气反抗的,尤其是如他们所说,他骚扰了很多次的话。这就让人觉得,好像对他们来说,当时不计代价也要把工作顺利完成更重要。这让我觉得有点不是意思。

2018年12月的采访……
那她可真的是纠结了够久的。
现在是每次刑事控诉都要捅刀新闻公开才行吗,光检举没有用?

不好意思,无法理解。他们有三个人,还有个摄像的男的,他又都看见了。那他们应该马上明确做出反应啊,又没有什么权力威胁特殊关系之类的咯。明显他们是更担心采访完不成。还有,这个人当时都92了,这个行为确实没品,但对他来说难道会是“印象深刻的事情”吗?


如果这件事情确实如记者、摄像师、独立事务所调查员所说,那这次经历可真是令人作呕。而从这些高赞的评论来看,怕是只有遭遇过骚扰的人才能理解为什么受害者无法当时就回怼,又为何时隔这么久依旧记忆如新、万般纠结。

也许我们更应该问一问,如果加害者真的根本不记得自己的罪行,受害者要怎样讨回公道?

你的看法是什么?欢迎评论区留言哦~
 

素材来源:

https://www1.wdr.de/nachrichten/belaestigung-destaing-frankreich-100.html

https://rp-online.de/politik/ausland/sexuelle-belaestigung-ermittlungen-gegen-ex-praesident-giscard-d-estaing_aid-50508687

https://www.sueddeutsche.de/medien/giscard-d-estaing-sexuelle-belaestigung-journalistin-wdr-1.4899049

https://www.zeit.de/gesellschaft/2020-05/valery-giscard-d-estaing-sexuelle-belaestigung-vorwurf-wdr-reporterin?page=3#comments

 

编译:@喵

本文由沪江德语编译整理,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有不妥,敬请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