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月,素有“德国支付宝”之称的电子支付巨头公司Wirecard陷入了资产负债表金融丑闻,涉嫌伪造账目与欺诈。负责Wirecard公司财务审计的咨询公司安永会计事务所的审计师称,Wirecard信托帐户的现金余额中,有总计19亿欧元的“虚假的结余确认”。Wirecard公司之后承认,年度资产负债表上的资产不足19亿欧元;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能够证明,存放在两家亚洲银行——菲律宾联合银行(BDO Unibank)和群岛银行(BPI)的资金超过19亿欧元。

图源:sueddeutsche.de

 

Wirecard公司靠网上信用卡支付业务起家,在21世纪初甚至很长一段时间,赌博和色情成为了公司经营的主要业务。然而,随着无现金支付交易的迅猛发展,线上支付很快便成为了新的主营业务——公司不仅负责电子转账,还会检查客户账户是否值得信赖,交易能否安全进行。而公司会从每笔交易中收取少量费用,获取高额利润。由此可以看出,Wirecard公司凭借这一业务已经走在德国经济发展的前沿——然而,它显然已经无法从这场巨额的资产负债丑闻中幸存下来。最终,Wirecard宣布,因无法履行债务,已于2020年6月25日向慕尼黑地方法院申请破产。在丑闻曝光后,Wirecard公司的市值下降了72%以上,股价跌了至少90%。这匹本该前景大好的金融黑马只能惨淡收场,与之前同样因为账目造假的中国瑞幸咖啡境遇相似,令人惋惜。
 

这起金融丑闻曝光后,首席执行官Markus Braun宣布辞职并因涉嫌对公司账目作假,被慕尼黑检察院逮捕。自知无力回天的Markus Braun主动自首,在缴纳了500万欧元的保释金后,获得了取保候审资格。而紧接着被辞退的前董事会成员Jan Marsalek则出逃德国后失踪,至今仍下落不明。

Wirecard公司前首席执行官Markus Braun

Wirecard前董事会成员Jan Marsalek

图源:Wirecard

 

比起老老实实自首在家候审的Markus Braun,Jan Marsalek则是一位响当当的“风云人物”了。深扒其历史,Jan Marsalek在30岁那年加入德国电子金融企业巨头Wirecard的董事会,随后又成为Wirecard的首席运营官。据熟人描述,他是一位操着一口淡淡的维也纳方言,举止彬彬有礼,极度自制的人。然而事实上,他没有学历,甚至连高中毕业证都没有!曾经,他负责Wirecard的日常业务,其中便有效益增长最快的东南亚业务。而Wirecard财务丑闻正是源于东南亚业务那消失的19亿欧元——也就是说,他就是Wirecard公司负债丑闻的始作俑者。

 

这些从公司和个人身上薅来的羊毛,如今全进了他的口袋,而据说,Jan Marsalek有着一段极度奢靡而又不检点的私生活。他乐于邀请朋友到慕尼黑豪华酒店 "文华东方"(Mandarin Oriental)消费。在屋顶的露台上,他为朋友们提供香槟酒,并支付着每次数百欧元的账单。在莫斯科的基茨比厄尔酒店,他还花费数万欧元,用“女体盛”(裸体寿司)的方式来宴请客户。而这些账单,他从来不喜欢用信用卡,而是用现金支付——作为一家支付技术公司的经理却拒绝非现金支付,这显得尤为奇怪。

 

Jan Marsalek还对特务工作很着迷,据熟人透露,他以詹姆斯·邦德为偶像,并与许多特务人员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并且有传言他还曾向德国当局公然宣称,他正从事着“敌方侦察”活动,并不断让外国政府成员向他提供与Wirecard公司产生过不愉快过往的员工的信息。

 

Jan Marsalek甚至还让人制作并散播与公司有关的“敌情图”,据说上面载有所有公司竞争对手的详细资料和图片。2019年3月,在英国《金融时报》记者丹·麦克鲁姆(Dan McCrum)首度报道揭露了Wirecard新加坡涉嫌造假账事件的内幕后,Jan Marsalek便开始制作这样的“敌情图”。对此,Jan Marsalek向员工解释说,Wirecard只是媒体和投机者的受害者,因此有必要采取手段保护公司的经济地位。

 

那么,现在这位声名狼藉的德国头号潜逃金融通缉犯,身在何处呢?

 

Jan Marsalek离职之后,曾告知一个熟人,他要去山上旅行。然而实际上,在不久之后,菲律宾移民局的计算机系统显示他已悄悄潜逃到菲律宾宿雾岛,并计划从那里飞往中国。但是,在机场的任何监控视频中都找不到他的身影,也并没有飞机起飞前往中国。并且,由于新冠疫情,菲律宾政府规定,外国人只能作为菲律宾人伴侣的情况下才可以入境。那么Jan Marsalek又是如何潜逃到菲律宾的呢?根据菲律宾移民局的说法,Jan是与他的菲律宾妻子一起入境的——可是事实上,Jan Marsalek并没有妻子,更别提什么菲律宾妻子了。更加离奇的是,就当菲律宾官员想要再次查看菲律宾移民局的计算机系统调查此次案件时,他入境的视频却不见了!实际上,这些入境的数据都是被伪造的,也许正是与他交好的官员想要帮助Jan Marsalek掩盖他真正的行踪。

 

虽然有所谓的“烟雾弹”,Jan Marsalek曾逗留或是仍然还在菲律宾的可能还不能完全排除。“尽管有移民局的报告,但我不完全排除马沙莱克可能在菲律宾的可能性。”菲律宾总检察长告诉记者,“我们是一个岛国,有后门,无证外国人可以从那里溜走。”

Jan Marsalek有可能为了潜逃已改变形象,蓄起了大胡子并留起了头发

图源:OH

 

另一个猜测是,或许,Jan Marsalek已经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潜入中国了?这就更离谱了。疫情之下,他没有新的可用签证。那么我们可以大胆猜测,Jan Marsalek所谓的亚洲之行是否只是为了掩盖他实际的逃亡之旅而采取的调虎离山、狸猫换太子之计?要知道,他有钱、有人脉、有头脑——因此他似乎可以毫无顾忌、肆意妄为。

 

那么,Jan Marsalek到底在哪呢?菲律宾?中国?还是其它某个亚洲国家的“山上”?又或者,他现在已经靠关系重新获得另一个合法身份,就此人间蒸发?

 

来源网址:

https://www.tagesschau.de/wirtschaft/wirecard-127.html

https://www.tagesschau.de/wirtschaft/wirecard-143.html

https://www.spiegel.de/wirtschaft/unternehmen/ex-wirecard-chef-braun-verkauft-grossteil-seiner-aktien-a-6ee4d39f-541b-4893-959c-b0224c448c8e-amp

https://amp.focus.de/finanzen/boerse/weltweit-zur-fahndung-ausgeschrieben-das-skurille-leben-des-wirecard-ex-vorstands-jan-marsalek_id_12174143.html

https://m.bild.de/geld/wirtschaft/politik/wirecard-chef-enthuellungen-nackte-frauen-geheimdienste-und-feind-listen-71666036,view=amp.bildMobile.html

https://www.sueddeutsche.de/wirtschaft/wirecard-jan-marsalek-1.4954525?reduced=true&_gl=1*1fwz42n*_ga*YW1wLWZYRUhGRnh0aGhCNmlBVVNCWmsza3c

 

【相关推荐】 

德国逃犯在泰国成网红,却因烤鸡最终落网...

小心!法国枪击案致3死13伤,凶手可能逃往德国。

 

作者@Augensternen

声明:本文系沪江德语原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如有不妥,欢迎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