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在印度肆虐,但孟买世界级贫民窟达拉维(Dharavi)的防疫工作却得到世卫组织的称赞,感染人数从6月初的1830,到8月下降至84,这让“贫民窟”再次进入人们视线。德语君不禁想到,德国作为发达国家,近几年接受了不少难民,会不会也有贫民窟?

 

据联合国人居署(UN-Habitat)定义,贫民窟(Slum)是指“以低标准和贫穷为基本特征之高密度人口聚居区”,且往往不通水电、房屋破旧、住客有随时被驱逐的风险。“贫民窟”(Slum)最早出现在19世纪伦敦东区,城市化进程吸引了大量外来劳动力,发展初期的城市一时间难以应对,导致该地区人口激增、生活环境拥挤、失业率高、犯罪率高。直到1936年和1949年,英美两国分别进行了“清除贫民窟”(Slum Clearance)工程,“贫民窟”不再被用于发达国家语境,更多用来形容发展中国家城市化进程中聚居在大城市内或周边的贫民区。目前,世界主要的贫民窟包括印度孟买的达拉维(Dharavi)、巴基斯坦卡拉奇的沃兰奇镇(Orangi Town)、墨西哥城内萨瓦尔科约特尔城(Ciudad Nezahualcóyotl)、肯尼亚内罗毕基贝拉贫民窟(Kibera),以及南非开普敦的卡耶利特沙(Khayelitsha)。

印度孟买的达拉维

 

按照联合国人居署的定义,德国不存在类似于印度的贫民窟,再破败的房屋和地区也通水通电,配备垃圾清理等基础服务。但任何国家都有相对发展落后的贫穷区域,德国也是。有网友在Quora上总结,德国版“贫民窟”有三种形式:一种是政府为低收入人口建造的福利住房,大多为成群高楼,且样式单一;另一种主要是位于东德的衰败小城和村庄,由于高素质年轻人外出就业,只有老年人独守空房;最后一种是大城市内的流浪汉聚集区,他们主要住在帐篷里,多数来自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等东欧国家,通常没有固定工作,无法领取社会救济金,拒绝进入传统社会生活,偏爱流浪,还有难民和抗议者。

 

无论哪种形式的贫民窟,都是各国城市化进程中难以规避的现象。德国近十年街头流浪者越来越多,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其一,2007年欧盟东扩至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2014年开始,两国公民可以自由迁徙到德国工作,然而,竞争力的缺失使得他们大多无法拥有体面工作或失业,从而无法享受德国的社会福利,沦落街头;其二,以德法为主的欧盟国家,早已过了高速发展的黄金时期,经济发展减缓导致市场无法提供充足就业岗位,德国当地居民也有不少靠社会救济金生活;其三,不少东欧移民想投机取巧,误解了德国社会救助体系或是轻信了“蛇头”的空头支票,来德国的东欧移民前赴后继。近几年,难民的涌入更是加剧了这些现象。

柏林-利希滕贝格(Berlin-Lichtenberg)的鲁梅尔斯湖(Rummelsburger See)边上,有100多人住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道路污秽不堪,酒瓶随处乱扔,夜间还有老鼠出没。来自博登湖的Frieda今年36岁,原本来柏林学时装设计,但失败了,她在这儿已经住了一年了,柏林逐年增长的房价是她做此下策的原因。此外,这里还有身份不明的难民、没有社会救济金的东南欧移民、想保护这些穷人防止被开发商撵走的左翼积极分子等。

 

作为进入德国乃至欧洲的第一站,法兰克福火车站区(Frankfurt-Bahnhofviertel)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尤其是疫情期间,不少商店不得不暂停营业,夜晚充斥着尖叫声、游荡着瘾君子、弥漫着排泄物的恶臭,使得这里的景象堪比世界末日。早在八九十年代,毒品交易开始活跃于此。2015年起,问题更加严重,毒品交易范围从一条街扩大至整个片区,原本站在街边打下手的小弟也摇身一变成为头目,招募“新人”为自己扩大业务。此外,不少东欧人也来此从事非法卖淫活动。政府为让这片区域升值,从1999年开始设立了“集市”,20年的努力稍有成效,白天游荡在这片区域的不再只是瘾君子,还有一些正常的商业活动。只是疫情让一切仿佛又回到原点。

 

为了防止传统意义上的“贫民窟”出现,德国政府提供福利住房,虽然这是德国设施环境相对落后的区域,住客相对贫困,但远远好过发展中国家的贫民窟;另外,针对街头流浪汉,政府在旅游淡季安排他们统一入住酒店;为防止流浪汉们在寒冬冻死街头,汉堡率先发起“冬季紧急计划”(Winternotprogramm),为流浪汉提供温馨的过夜房间。

 

既然贫民窟是城市化进程中无法规避的问题,那么,为何中国语境下很少出现“贫民窟”呢?这主要因为我国施行严格的户籍制度,外来人口定居城市门槛很高,很难享受城市居民同等福利;土地制度则保障农民进城失败也有退路,不至于流落街头;经济发展黄金期和城市化同步进行,就业率有一定保障;政府要求由企业解决进城务工者的住房问题,虽然居住条件简陋,但不至于无家可归。不过,也有专家表示,中国“贫民窟”其实就是“城中村”或“棚户区”,但两者形成方式和居住条件不尽相同。“贫民窟”是城市化进程中,外来人口主动流入,城市一时无法吸收而自动聚集的群落;“城中村”本身就是农村,由于城市扩张被纳入城市版图,户主不认可政府的补助而不愿意搬离,主要出租给刚进城打拼的外来人口,他们经过几年打拼,要么搬去更好的区域,要么选择回老家就业。传统意义的“贫民窟”疏于管理,通常是自建住房,缺乏基层建制,犯罪活动较多;我国“城中村”环境虽然同样不好,但由于本身就是农民户主的宅基地,合法性和安全性相比都较有保障。

 

综上,德国和中国目前都不存在人居署定义的“贫民窟”,但都有“城市贫困区域”。为防止“城市贫困区域”进一步扩大,经济可持续发展才是硬道理。

 

素材来源:

https://de.wikipedia.org/wiki/Slum

https://www.alumniportal-deutschland.org/global-goals/sdg-11-staedte/megacities-slums-stadtplanung/

https://www.quora.com/Are-there-any-slums-in-Germany-What-are-they-like

https://www.rtl.de/cms/das-haessliche-gesicht-der-zuwanderung-slums-mitten-in-deutschen-grossstaedten-1799988.html

https://www.welt.de/vermischtes/article154591687/Roma-im-Regierungsviertel-Slums-mitten-in-Berlin.html

https://www.faz.net/aktuell/rhein-main/frankfurt/frankfurter-bahnhofsviertel-die-wut-im-viertel-waechst-16826041.html

https://www.deutschlandfunkkultur.de/slum-in-berlin-lichtenberg-leben-zwischen-ratten-muell-und.1001.de.html?dram:article_id=471850

http://german.china.org.cn/txt/2019-11/22/content_75436638.htm

 

作者:@铃儿响叮当

声明:本文系沪江德语原创,图片来自图虫,未经允许,禁止转载!如有不妥,欢迎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