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如何减少月经贫困#、#散装卫生巾#等话题猛然被吵上微博热搜。相信不少人是第一次看到2毛一片的“散装卫生巾”,知道全球有4000万人处于“月经贫困”。

面对“这样的产品也敢买”的疑问,网友的答案也是让所有女性瞬间代入她们的苦恼:“生活难。”“我有难处。”

截图来源:淘宝

截图来源:weibo

 

社交媒体上,呼吁国家减免税收的声音和认为这点钱不值得大惊小怪的声音吵得不可开交;同时也有网友提问,减免女性卫生用品的税收,真的能让卫生巾变便宜吗?

其实,最近中国的这些讨论,在几年前的德国也曾发生过,而且如出一辙。

 

德国卫生巾用的是奢侈品税?

2017年的一项市场调查曾统计过德国女性需要在卫生用品上花多少钱。以很多德国女性会用的棉条(der Tampon)为例,超市里一个较受喜爱的品牌一包4.5欧,有64条。假设一天用4条,一个月经周期5天,按照德国女性平均从13岁到51岁的生理期,一生总共需要花费677欧(约合人民币5500元)

 

但生理期产生的花费还不仅于此,四分之一的德国女性会痛经,而止痛药的价格是一盒4欧到10欧。总之,大部分女性表示一个生理周期可以花掉大概5欧(约合人民币41元)

图源:图虫

那么彼时卫生用品在德国的增值税税率(Mehrwertsteuer)是多少呢?——19%。这是德国一般商品的增值税,看似没什么问题;但是,德国还有一档适用于日用品的低增值税(der ermäßigte Steuersatz),比如食品、宠物食品、书籍都属于此,税率只有7%。甚至,在卫生巾和棉条税收19%的同时,油画、收藏币、鲜切花、鱼子酱这些在一般人看来有些奢侈的商品的税率,都只有7%

 

用不起卫生巾/棉条的女性不得不另辟蹊径:比如选择性价比更高的月经杯,一个20欧左右,却可以用2-10年,还比姨妈巾更自由舒适;或干脆采用“自然排血”,不使用任何人工产品,声称这样更健康。

 

因此,当时SPD政客Nanna-Josephine Roloff表示:“这19%就是奢侈品税。但流血哪里奢侈了?它是作为女人必经的一环。这就是财政上的歧视,理应废除。”
“Diese 19 Prozent gelten als Luxussteuer. Aber wieso ist Bluten den Luxus? Es ist etwas, was Frauen zur Frau macht. Das ist eine fiskale Diskrimierung, die beseitigt gehört.”

 

成功让政府减少12%税率!

Roloff还有很多德国的女权主义活动家发起了请愿,要求政府将税率调低,但却遇到了不小的阻力,主要反对理论就是,政府减少的税收不一定会减到消费者手上

 

但这几年以来,德国女性们一直在努力,不断地讨论与“抗争”,卫生用品的高增值税甚至因此 有了自己的名字:“棉条税”(die Tamponsteuer)。

 

而在收集到两份请愿总共近30万人的签名后,2019年10月 德国终于决定取消棉条税 ,从2020年1月开始,将税率下调到7%!

 

这个结果刚出来时,真是喜大普奔,dm和Rossmann甚至提前一个月就搞了减价促销,在减掉税额的基础上还抹掉了点零头,造势十足。减税后,原价一包2.19欧的Facelle棉条变成了1.93欧,促销期间只要1.89欧,少花的3欧分可以买盒脱脂牛奶了有没有!虽然看上去都是小钱,但毕竟积少成多啊。

截图来源:rtl.de 

 

减税遇上涨价,到头还是一场空?

但是,任何好事都有个“但是”——2020年1月一到,一些厂商竟然涨价了,而且是“瞅准了减税的时机狠狠涨价”(ihre Preise … pünktlich zur Steuersenkung kräftig erhöht haben)。

截图来源:tagesspiegel.de

 

Kaufland表示,他们收到了生理期用品涨价的需求,虽然并没有听说原材料有涨价。据报道,包括Johnson&Johnson旗下的ob在内,整个行业涨幅比率达 到了两位数。虽然供应商们表示涨价是因为产品的品质提高了,和减税没关系,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对于厂商的涨价行为大家都表示谴责,同时曾经不看好减税政策的声音再次被翻了出来。比如2015年第一次驳回取消棉条税的决议时联邦议会的理由:“免去的税收能否到达消费者完全在于企业,这取决于市场竞争,立法者无法确保。”还有德国经济研究所的税务专家Stefan Bach的说法:税收减免的优势顶多也就是短期的,“长期看来很难判断,因为决定价格的因素有很多。”

图源:图虫

 

所以,德国小姐姐们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都白费了吗?

如果减税不会实际惠及女性,是不是就不要减税了呢?

面对质疑,发起请愿的Roloff当时表示:“这(种想法)就是财政部门寄希望于自由市场的懒政。”
“Da ruht sich das Finazamt auf dem freien Markt aus.”

女权活动家Lehmann说:“这只不过是一个观念的问题,德国政治的观念还是太由男性主导了。”
“Es ist einfach eine Frage der Perspektive und die ist in der deutschen Politik einfach noch sehr männlich dominiert.”

而媒体们不约而同会提到的一点,是生理期用品在肯尼亚、印度和加拿大是免税的,在法国、西班牙和英国是在抗议后被减税的。

 

小结:“月经贫困”已不再是一个女性隐私话题,而是全球性的社会公共话题,没有人该对此置身事外。减免月经税或许是一个解决途径,但本质最需要的是女性的自信和男性的理解。

 

大家认为生理期用品到底该不该减税呢?欢迎在评论区留下想法呀~

 

素材来源:

https://www.spiegel.de/gesundheit/diagnose/tampons-binden-schmerzmittel-was-kostet-die-menstruation-a-1220188.html
https://www.tagesspiegel.de/wirtschaft/nach-senkung-der-tamponsteuer-hersteller-erhoehen-preise-fuer-menstruationsprodukte/25446172.html
https://www.rtl.de/cms/schon-vor-abschaffung-der-tamponsteuer-bei-dm-und-rossmann-sind-tampons-binden-co-ab-sofort-guenstiger-4447347.html

作者:@喵

声明:本文由沪江德语编译整理,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有不妥,敬请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