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2 月 11 日,Netflix 发布真人真事改编剧《虚构安娜》,目前豆瓣评分7.2。该剧改编自出生于俄罗斯的德国女孩安娜·索罗金,化名安娜·德尔维的事迹。

 

某一天,纸醉金迷的纽约曼哈顿来了这样一位女子:她22岁,来自德国,自称是一位百万富翁的女儿。她样貌姣好,身材玲珑,穿着奢侈有品位,喜欢艺术,口才也很好,来到美国是因为她想在曼哈顿黄金地段的一栋历史建筑里开一家高级俱乐部,并为其配备最时尚的餐馆。这位自称Anna Delvey的年轻女士包下了霍华德酒店豪华房,房间价格每晚约400美元,靠墙放着陶瓷雕塑,透过超大的窗户可以看到苏豪区繁华的街道。

图源:《虚构安娜》剧照

 

开局全靠编,就这样,一场假名媛的伪装之旅开始了。

 

迷你剧《虚构安娜》讲述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该剧由媒体巨头网飞出品,著名美剧《实习医生格蕾》的编剧珊达·莱梅斯(Shonda Rhimes)负责剧本,目前豆瓣评分7.2,在国外也引起了很大的话题度。

图源:豆瓣

关注沪江德语微信公众号,主页回复关键词“安娜”,即可免费获得《虚构安娜》全集资源哦~

 

跻身名媛圈,骗取数十万

“她踩着Gucci的凉拖,戴着超大的Céline太阳镜走进了我的生活,向我展现她在奢侈酒店过得迷人又绚烂的生活,带我参加Le Coucou晚宴、去红外线桑拿浴室、去摩洛哥度假,然后她拿着我的62000美元消失不见了。”

一位受害者事后回忆,言语中仿佛她是从一场迷幻眩晕的梦中醒来,她还陶醉地称安娜是来自曼哈顿的魔术师。

图源:ins

 

这些其实都是安娜虚构出来的。实际上,她叫安娜·索罗金,1991年出生于俄罗斯,2007年她16岁时与弟弟和父母搬到了德国,高中毕业后又移居伦敦,在英国圣马丁艺术学校学习。然而她并未能完成学业,又回到德国,在一家公关公司工作,后来又搬到了巴黎,在法国时尚杂志Purple做实习生。她的父亲曾是一名卡车司机,后来在一家运输公司担任高管,直到该公司在2013年破产,然后他开了一家专门生产节能设备的供暖和制冷企业。尽管她的父母长期支持他们的女儿,但也从未有过信托基金(这些信托基金子女将在25岁、40岁或60岁时继承几百万美元。)

 

那么安娜到底是如何跻身名媛圈进而骗取钱财的呢?

 

最初,安娜通过Instagram吸引关注,成为纽约社交圈的热门girl。她参加了所有最好的派对,不断认识富人名流,将自己嫁接到曼哈顿的商业和艺术界,蒙骗着纽约艺术和金融界,直到没有人怀疑她到底是谁。她刷着朋友的信用卡,请求睡在某个朋友家的沙发上,住进朋友的公寓并协议支付租金(当然,最后并没有付钱)......大家都觉得,她有这么多钱,她只是忘记还了


2016年11月,安娜向城市国民银行提交了文件,声称她在瑞银集团有6000万欧元的信托基金,以争取2200万美元的贷款。然而,银行拒绝给予她全部贷款,因为她没有提供证明瑞士资产的银行报表。随后,安娜又向Fortress投资集团提交了一份2800万美元的贷款申请。Fortress同意在安娜支付10万美元核查费用的情况下考虑该申请。由于安娜的详细资料不一致(所谓的德国血统,与她在俄罗斯的出生地相冲突),一位Fortress高管产生了怀疑,并安排瑞银的一位银行家检查安娜在瑞士的资产。安娜随后撤回了贷款申请以避免这一检查。而Fortress在调查中没有使用的55,000美元预付款被退回给安娜。她用这些钱来住酒店和购物。后来,她又多次通过伪造电汇收据和存入空头支票赚钱。而她所预留的手机号码,“家庭顾问”——已故的彼得·W·亨内克,似乎是一个虚构的人物;他的手机号码属于纽约一家超市的一次性电话,现在已经不存在了。

 

从 2013 年到 2017 年 8 月,安娜通过诈骗了酒店、商业熟人、银行和所谓的朋友,总共骗走了 275,000 美元。

图源:《虚构安娜》剧照

 

谎言被戳破,坐牢不后悔

2017年,安娜被捕。2019年,纽约州最高法院宣判4年至12年有期徒刑。她还被罚款 24,000 美元,并被勒令追回约 199,000 美元。


2021年2月,安娜出狱。获释后,她住进了一家五星级酒店,在几个社交网络上重新激活了她被曝光的冒名顶替者资料,并声称“回来了”。仅仅六个星期后,她再次被捕,因为签证逾期了。此后,索罗金一直被关押,等待裁决。她有可能会被驱逐到德国。在此期间,她接受了一次又一次的采访,并从Netflix获得了35万瑞士法郎,用于拍摄关于个人经历的系列节目。

 

而她在入狱后对自己的行为并无悔意。恰恰相反,她在接受ABC新闻电视台采访时说:“身陷囹圄的时间是一种浪费。”更为夸张的是,她在《星期日泰晤士报》提到:“当人们称我为反社会者时,这是对我的赞美”。并补充说,她现在再次身陷囹圄的事实不是她的错,而是当局的错。

图源:AP

 

当安娜·索罗金在监狱自述自身经历时,她提到:“当全世界都在思考朱莉娅·加纳在《虚构安娜》中模仿我的口音时,真正的我却坐在纽约州北部奥兰治县监狱的一间牢房里,处于隔离检疫状态。”并且她也表示自己不会观看《虚构安娜》:“在这个犯罪--无知--庇护所的环境中看到一个虚构的自己,听起来对我没有吸引力……很难解释我讨厌什么。我只是不想被这些人困住,剖析我的性格,尽管没有人说过什么坏话。

 

总结:安娜·索罗金离奇的事迹简直就像是电视剧中才会有的情节,把极端的拜金主义和享乐主义曝光于普罗大众目光下,这也正是《虚构安娜》被制作的原因。对于安娜·索罗金,你有什么看法呢?快来评论区一起讨论一下吧!

 

关注沪江德语微信公众号,主页回复关键词“安娜”,即可免费获得《虚构安娜》全集资源哦~

 

【相关推荐】

世界顶级名媛奢华大婚!前任无数、订婚四次、还是德国血统...

47岁德国喜剧女王、疯批“炸弹妞”竟至今单身?原因成谜...

 

作者:@糖果很甜

声明:本文系沪江德语原创编译,素材来源faz.net,thecut.com,stern.de,wikipedia.org,insider.com,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如有不妥,欢迎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