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悲伤太多的时候,一个人已经无法承担,我就把投注在一个人身上的所有煎熬分别来承受 —— 丹尼尔·凯斯《24个比利》

 

在《24个比利》《致命ID》《搏击俱乐部》等诸多文艺作品中,人格分裂这种精神疾病往往被渲染得诡秘而压抑。那么,现实中的人格分裂症患者又经历着怎样的人生呢?是否像电影中的主人公一样,一生诡谲跌宕?且听这位

22岁的德国小哥Leonard Stöckl娓娓道来......

 

在与9个“朋友”共享身体7年后,来自慕尼黑的Leonard Stöckl被确诊患有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DID),即多重人格障碍。这种罕见的精神疾病使他无法学习、工作,甚至无法独自外出。

图源:metro.co.uk

 

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是一种精神障碍。患者通常展现出至少两种身份或人格状态,这些不同的身份与人格交替控制患者的行为。“失忆”是该障碍的典型特征。临床证明,DID患者通常还会遭受创伤后应激障碍、人格障碍(尤其是边缘型和回避型)、抑郁症、药物使用障碍、转换障碍、躯体症状障碍、饮食障碍、强迫症和睡眠障碍等疾病的折磨,诸多患者由于无法忍受疾病的煎熬而选择自杀。至于发病原因,大约90%的患者源于童年时遭受的严重创伤。通常看来,幼小无助的儿童在经历创伤后,出于自保会生成性格各异的人格。在成长过程中,这些人格逐渐稳定,就好像“在一个身体里住着好几个灵魂”。

 

Leonard Stöckl没有透露自己患病的原因,但他向大家分享了在他体内定居的10个“朋友”。Leonard Stöckl讲道,他由10个人格组成,年纪最小的是4岁的科武(Kovu),最大的是26岁的瑞德(Red)。此外,还有8岁的赫克托(Hektor)、16岁的安娜(Ana)、17岁的科斯莫(Cosmo)、18岁的艾希(Ash)、19岁的杰西(Jessy)、21岁的里奥(Leo)、23岁的比利(Billy)、24岁的丽芙(Liv)。

图源:metro.co.uk

 

尽管患有人格分裂症的人似乎很难交到朋友,但是Leo的情况恰恰相反,他与男友Massimo已经交往了将近两年。

目前,21岁的Leo是这具身体最常出现的人格,是整个“系统”的管家。Leo喜欢同伴侣一起做饭、读书,看电影或电视剧。

最小的Kovu低调而安静,其他人格对他了解不多,他们怀疑Kovu遭受过严重的创伤。

比Kovu稍大一些的Hektor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孩子,他喜欢毛绒玩具,要是去动物园或者水族馆,他更是能兴奋一整天。

16岁的女性人格Ana患有很严重的厌食症,她几乎所有的精力都用来同厌食症作斗争。17岁的Cosmo是一个典型的青春期男孩,他“粗暴又略带轻浮”,经常惹祸上身。

18岁的Ash是一个活力四射的“小太阳”,喜欢度假和探索世界。

Jessy是一个安静内向的女孩,她善良且充满少女心,是整个身体的“护理员”。

年纪稍大一些的人格——23岁的Billy、24岁的Liv和26岁的Red是大家的“保卫者”和“后勤员”。Billy是一个尽职尽责的“保镖”,Leo 讲述道,当他不得不外出时,“Billy负责我们的人身安全,虽然Billy有时会咄咄逼人,但他不会伤害任何人”。Liv是一位可靠的性保护者,当有人不怀好意地靠近时,Liv就会出来处理好各种情况。最年长的Red则充当着“妈妈”一样的角色。她包揽了一切生活琐事,如做家务、管理文书和理财等。

图源:metro.co.uk

 

Leo讲道,他十几岁时尚能应付这种疾病,一些日常活动还得以顺利进行。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精神状态每况愈下 —— 人格Leo对身体的掌控权逐渐削弱,其他人格都迫不及待地想跑出来“看看世界”。但是在陌生环境中,人格间的转换并不是那么顺利。患有转换性障碍的他形容自己转换人格时的状态更像是“癫痫发作”。Leo诉苦,自己在去年6月参加A-Level考试时,其他人格不打招呼就跑了出来,这导致他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人格转换带来的失忆等状况也令他苦不堪言。

 

不仅如此,Leo的感情生活似乎也受到了困扰。Leo表示,在交往过程中,男友Massimo是一位体贴入微的照顾者。他不仅照顾着Leo,也一并照顾着其他九个人格。“每个人格都与我的男朋友有着自己独特的相处方式。我们刚开始交往时,有一个人格很讨厌他。”Leo透露,“他已经在尝试改变自己的态度了,尽管现在还并没有奏效”。这还不是最大的难题,要知道,Leo的身体里还住着4岁的Kovu,这个“小不点”可给Leo带来不小的压力。“当我们两个谈情说爱时,Kovu的出现常常让Massimo不知所措。”

图源:mirror.co.uk

 

其实过去7年里间,Leo一直在德国求医问诊。直到今年3月份,他在接受了为期六周的“干扰治疗”后,才被确诊患有人格分裂症。Leo提到,困扰自己多年的疾病得以确诊,这让他感受到一丝宽慰,但同时他也了解到与人格分裂这种疾病作斗争是一条漫长而艰苦的道路。如今的他因为病情加重,出门学习和工作已经成为一种奢望。为了维持生计,Leo在Etsy上开了一家商店,出售手工书签和手提袋。

图源:mirror.co.uk

 

虽然这九个人格给Leo带来了不少困扰,但Leo表示他们形影相连、不可分割。他们会互相分享自己的兴趣和愿望,“他们是我的家人,我最好的朋友,我的团队 —— 没有他们,我甚至无法生活。”在Leo看来,虽然这种疾病让他再也不能去听音乐会,外出时也不得不小心谨慎,但同时也让他有 机会学习更多的知识。如果人生可以重来,他还是会选择和自己的“分身们”一起生活。

 

今年5月,Leo开始通过网络向大家分享自己的故事。他坦言,刚一确诊人格分裂症就向网友分享自己的经历,这让他非常“缺乏安全感”。然而,热情的网友很快打消了他的疑虑。Leo解释了他这么做的目的,“讲述人格分裂症患者的电影或连续剧并不能准确地展示我们的形象”,好莱坞的一些幻想片和惊悚片甚至“摧毁了社会对人格分裂症患者的尊重”,真实的他们与影视作品中的人物形象大相径庭,“我们没有超能力,我们也并不危险。”Leo希望自己的讲述能够打破人们对人格分裂症患者的刻板印象,让更多的人了解这种罕见的病症。同时,Leo希望自己的故事能够帮助到更多的人格分裂症患者,“我们通常不会分享自己的经历,因为羞耻,甚至害怕遇见过去的施虐者”,所以有关人格分裂症的有效信息非常匮乏,许多患者很难寻求到病友的帮助。Leo对此深有体会,“七年来我都没有得到过自己所需要的帮助,相关专业人士还是太少了。”

 

对于人格分裂症患者如何正常生活,Leo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服务犬不仅对人格分裂症患者有很大的帮助,也能够减轻亲属的照顾负担”,美中不足的是,一条服务犬的价格高达30,000欧元,“这对于一个可能因病无法工作的人来说过于昂贵了”。同时,相关治疗必不可少。Leo表示,虽然他“干扰治疗”的效果并未达到预期,但治疗师们安排的气功、射箭和绘画等释压课程,为他创造了一个安全有益的理疗环境。

 

现在,Leo将好好安排自己的生活,带着大家的祝福勇敢地走下去......

 

【相关推荐】

足球运动员压力大 精神疾病普遍

德国心理学家建议:如何缓解战争带来的恐慌?

 

素材来源:

https://metro.co.uk/2022/05/31/man-with-10-identities-due-to-rare-condition-unable-to-work-or-study-16740354/

https://www.mirror.co.uk/news/world-news/man-cant-leave-home-alone-27095304

https://www.indy100.com/news/dissociate-identity-disorder-leonard-stockl?utm_content=Echobox&utm_medium=Social&utm_campaign=Main&utm_source=twitter#Echobox=1653824749?xrs=RebelMouse_tw#aef09

https://en.wikipedia.org/wiki/Dissociative_identity_disorder

 

作者:@哒哒哒

声明:本文系沪江德语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有不妥,欢迎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