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收费制度的又一个堡垒陷落:自2012年秋季学期起,汉堡的大学将不再收取学费。虽然大学生们希望能提前实现免学费制度,但汉堡财政状况无法支持学生们的愿望。至此,只有两个联邦州仍然坚持大学收费制度。
    这一奥拉夫•朔尔茨(Olaf Scholz,社民党)在竞选中所一再承诺的政策终于在汉堡市政府获得通过:从2012/13年的冬季学期起,汉堡的大学将不再收取学费。2011年9月7日汉堡市政府通过了相关议案。汉堡科学与教育部部长多罗西•施塔佩尔费尔德(Dorothee Stapelfeldt,自民党)说:“大学收费是一种社会不公,这种制度在德国正在成为历史。”
    现在,该草案还得经过汉堡市议会的投票批准。不过投票几乎肯定可以通过,因为社民党在汉堡独立执政,并且在汉堡州议会中占有绝对多数的优势。
    学费取消后的空白将由政府财政补贴,施塔佩尔费尔德说道。从2013年起,汉堡的公立高校每年会得到3780万欧元的补助。至于2012/2013年冬季学期的几个月,高校会一次性得到895万欧元的补助。
    2007年,由基民盟领导的汉堡市政府开始征收每学期500欧元的大学学费。2008年的大选之后,基民盟与绿党组成执政联盟,新政府将学费降至每学期375欧元。
    在选战中,朔尔茨许诺:如果社民党当选,就会取消大学收费制度。而后,成功当选市长的朔尔茨在4月宣布将在于2012年10月废除大学收费制度。但是大学生们却不满意。“市政府的这项决定真是厚颜无耻”,当时,反大学收费行动联盟的那丁纳•贝尔格(Nadine Berger)这样评价道。废除收费制度还得延迟两个学期。施塔佩尔费尔德对此的辩解是,提前取消学费不现实——因为缺乏足够的资金。

    长年悬而未决的大学收费问题
    汉堡共有二十所高校,大学生总数超过7万5千人。过去几年中,汉堡各方围绕着大学收费制度进行了激烈的交锋:学生们开始做出一些包括拒交学费的抵制行为。在汉堡大学只有6000名大学生参与了拒交学费的抗议。而在汉堡美术学院有60%的应交费学生拒绝缴付学费,并获得了26位教授的支持,他们还警告说:汉堡吓跑了年轻艺术家。
    反对学费的团体还组织了一些特殊的抵制活动:美术学院的学生在课堂上拍摄自己的裸体,他们的标语是:“他们夺走了你的最后一件衬衫”。争端也愈演愈烈:去年就有50多个抗议者被逮捕。大学生委员会声称,已有多名学生的帐户被州财务部门冻结。
    经过不懈的努力,这场抵制活动终于得到了回应。有关学费制度的争论仍在进行:各州正一个接一个的取消收费。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从秋季开始将不再收取学费。在巴登符滕堡州,红绿联盟也正为推翻大学收费制度而努力着。不过在下萨克森州和巴伐利亚州,大学生们依然得交学费。
    8月,汉诺威莱布尼兹大学校长埃里希•巴克(Erich Barke)在给学校教授的一封内部邮件中这样写道:“如果巴伐利亚放弃大学收费,可以断定下萨克森离大学免学费也不远了。” 七月中旬,巴伐利亚周就大学收费问题有过一场所激烈的讨论,最后在巴伐利亚州长霍斯特•泽霍夫(Horst Seehofer)的坚持下才告一段落。大学收费制度正在德国逐渐消亡。

本文转自德国印象网,原文请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