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波音737事故频发,美媒直接下水曝光其为节约成本低价将737Max软件外包给印度公司,是假安全还是真打脸,随德语君一同来看。

波音737系列飞机一度是最畅销客机,Max是其最新系列,据官网截止2019年1月已获得来自全球客户的5077架订单。但半年内两次坠机,直接导致其成为“致命”客机。早在3月份国内航空便已让该飞机停飞,不过在其他国家的继续使用,并没有为波音公司所“提供”的安全作广告,反而更让人畏而远之

图片来源:simpleflying.com

 

科隆起飞的波音737飞机迫降

2019年7月1日,一辆载有152人在科隆/波恩机场起飞的波音737飞机因轮胎爆裂迫降在以色列本·古里安机场。这架飞机属于保加利亚航空公司Electra Airways。尽管轮胎损坏,波音737-400客机依然安全降落在特拉维夫附近的本古里安机场。这一点得到了以色列救援部门的证实。客机飞往特拉维夫,但在起飞之初轮胎便已爆裂。科隆/波恩塔上的领航员注意到了这一点。随后,飞机驾驶员被告知这一信息,但依然决定继续飞行。

据悉,由于预计紧急着陆,机场已处于警戒状态。经确认,飞机左后轮胎已经损坏。

据以色列媒体报道,共有100多辆救援车赶赴机场。以色列军用飞机已经在空中接收了该客机,并从外面进行了检查。

早在狮航空难之后,波音的新闻发言人曾说,“我们对737 MAX系列飞机的安全有信心。安全仍是我们的首要目标。”现如今不仅啪啪打脸,更被爆炸性丑闻缠身。

 

波音公司为节约成本外包737 MAX软件开发

6月29日,美国彭博新闻社报道称波音公司一直依靠临时工来开发和测试软件。这些工人,通常来自没有显著航空航天背景的国家,时薪9美元,而美国同行则花费35至40美元。据报道,将软件开发外包给海外公司导致了错误沟通,监管成本增加和信息延迟。

彭博社深度报道发现,签署合同的海外工程师在波音737 MAX的开发中有不同程度的参与。包括:

  • 印度HCL Technologies的工程师开发和测试737Max飞行显示软件。
  • 另一家印度公司Cyient Ltd.的员工参与处理飞行测试设备的软件。

然而,波音表示它并不依赖于HCL和Cyient的工程师来研发MCAS系统。 MCAS是机动特性增强系统,它与2018年10月印尼狮航集团航班坠毁以及2019年3月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空难有关。这套MCAS增稳系统,随时监测飞机迎角,迎角超过了安全界限,就自动压低机头保持10秒钟飞行然后解除。但是从第一次坠机反应出来的却是很糟糕的结局,飞机坠毁了。

应该绝对清楚的是,外包工作没有任何内在错误。要是某个公司对某个特殊项目拥有大量专业人才,外包可能还是一项优势。而且,外部公司可能更善于吸引高素质的候选人。同时,比较小的关注点可能会使其员工对该主题的培训标准非常高。

然而,波音公司的外包工作产生了一些问题:

  • 虽然HCL经常设计波音公司的规格,但一位前工程师表示这是“有争议的,因为它的效率远远低于波音工程师只编写代码的工作效率。并且由于编写的代码没有正确完成而需要多次回转,浪费时间”。
  • 2008年,787系列飞机项目的一名工作人员抱怨将图纸送回一个俄罗斯团队18次。很明显,他们十分难以理解烟雾探测器必须连接到电气系统。
  • 787系列飞机延迟三年投入使用,2011年预算投入数十亿美元。这与外包工作有部分关联。


据“悉尼先驱晨报”报道,一名波音发言人在谈到争议时说:
“波音公司与世界各地的供应商/合作伙伴合作已有数十年的经验。我们的重点是确保我们的产品和服务安全,质量最高并符合所有适用法规。”

不过究竟是不是这位发言人谈的那样,也只有用更多的证据来证明了。

 

编译:@燕子鱼

 

素材来源:

https://www.br.de/nachrichten/deutschland-welt/boeing-737-aus-koeln-in-tel-aviv-notgelandet,RUydOQr

https://simpleflying.com/boeing-737-max-software-outsource/

 

声明:本文系沪江德语整理编译,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有不妥,敬请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