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2015年,大众柴油门事件引起全球轰动,近日,子公司奥迪的CEO被捕。三年过去了,事件仍没有落幕……

 

奥迪CEO 鲁伯特·施泰德;图源:dpa

 

奥迪CEO被捕始末


2018年6月18日,大众汽车子公司奥迪CEO 鲁伯特·施泰德(Rupert Stadler)被捕,引起轩然大波。近日,奥迪的柴油丑闻仍在发酵,电话、邮件、证词……越来越多的证据浮出水面(据德国《明镜周刊》报道)。目前的问题是,被关押拘留的奥迪CEO 施泰德涉事程度究竟有多深。

施泰德目前正在慕尼黑第二检察院接受审讯。调查人员目前已收集了很多证据,说明施泰德与在欧洲范围销售的与柴油门问题汽车难脱干系。但是,施泰德迄今仍拒绝认罪。

基于一则通话记录的事实,法院对他的无罪表示怀疑。据称,施泰德在6月中旬带领一位心腹保镖拜访了一趟姊妹公司保时捷。他试图找出斯图加特检察院在4月18日突袭保时捷总部的原因,当时有近200名警察有目的性地搜查了某些文件。

 

四月在保时捷的大搜捕;图源:dpa     

 

据报道,施泰德在电话中询问了他在保时捷的线人,是否可以获得一些指示,警方在哪里寻找这些关键性文件的。

疑点源于原就职于保时捷发动机研发团队,并未卷入柴油门事件的一名转至奥迪工作的员工,他向警方透露(公开)了的一些信息。

至于调查人员的信息如何得来,推断是:他们了解了通话内容,并在一周之后对施泰德因为涉嫌掩饰罪行进行了拘捕。施泰德的律师对此事并未发表评论。

之后的事情大家都很清楚了,施泰德被捕,拘留在奥格斯堡的加布林根监狱。他的辩护律师已经放弃了刑事诉讼。尽管斯塔德勒已经被调查人员审讯,但显然检察官们搜集到的证据不足。接下来还会有进一步的审讯。

在六月份的这通电话之前,奥迪老板施泰德的嫌疑已经很大。这给他加深了诉讼的困难。

慕尼黑首席检察官Dominik Kieninger已经细心地收集了许多详尽证据,证明施泰德和奥迪的废气丑闻有关,且后来试图掩盖罪行。为了收集这些资料,Kieninger对证人进行了审讯,并且在奥迪公司和涉事人员的私人公寓展开了调查,以确保材料的真实性。

 

疑云密布的手机短信

据《明镜周刊》称,调查人员已经表明,施泰德至少在两年半前就已经知道了有问题的柴油发动机的存在。

2015年9月,美国测试人员爆料出大众汽车的废气丑闻。三个月之后,2015年12月,两位奥迪的经理通过手机短信交流应对方案,因为德国联邦机动车运输管理局(KBA)察觉大众汽车子公司在欧洲销售的柴油车不一致。因此,两位经理都讨论了要做什么。其中一位经理跟另一位说了些什么,短信的内容施泰德都是知道的。

现在关键的问题是,慕尼黑的调查人员是否可以证明,其中一位经理实际上有跟首席执行官施泰德沟通短信内容。斯塔德勒否认在早期阶段就已被告知柴油发动机被动手脚的事情,他否认自己参与了柴油门事件。奥迪方面咬定施泰德无罪。然而调查人员对此怀疑。据称,他们认为其实施泰德的解释说不通,因为他是在柴油门事件爆发之后才对此作出反应。

同时施泰德和奥迪的董事会成员伯恩斯·马滕斯(Bernd Martens)收到对于检控方慕尼黑检察院的误导(间接欺骗)指控。

内部检查是否受阻?

施泰德曾委托公司的董事会领导马滕斯,向公司员工通报柴油门事件。然而这一所谓的委托显然是一场骗局,据报道,一名与会人员称,马滕斯建议工作组不要采访柴油发动机开发组的同事。当时的会议上本可以就更多真实的信息展开讨论。与之相反的是,马滕斯指示工作组对发动机控制单元的软件代码进行筛选,以获取操作说明。然而,从专家的角度来看,这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这些代码非常复杂。 “这如同海底捞针”(Das ist wie die Suche nach der Nadel im Heuhaufen),一位高层奥迪经理如是说。

 

 

根据目前的状况,检控方至少有证据可以表明,施泰德没有尽其所能阻止柴油门事件。只有当奥迪公司面临外界的舆论压力,他才开始采取行动。当德国联邦机动车运输管理局(KBA)于2017年开始召回奥迪问题车型时,施泰德也并没有调查,是否其他车型也存在问题。

施泰德只是缺乏调查意识吗?或者施泰德的犹豫是因为他对欧洲问题汽车的认知不足,以至于他宁可不去调查? 2015年12月的一封电子邮件表明,一名保时捷经理告知了奥迪首席执行官施泰德,在美国销售的汽车涉及违法行为 - 但施泰德没有做出相应的回应。

施泰德的律师面临这些指控已经失去了话语权。慕尼黑检查二厅目前不愿透露任何信息,奥迪和保时捷方面也拒绝回应此事。

 


编译:@艾琳

 

声明:本文由沪江德语整理编译,素材来自spiegel.de,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有不妥,敬请指正。